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周泽楷不相信一见钟情》

summary:周泽楷不相信一见钟情,然后他被打脸了。

原作向,短。给@懒熊 懒总的一见钟情周江,希望她开开心心。



-

一切事情的起因都要怪早上八点的那班地铁。

周泽楷迟到了。父母在上周出门旅游,昨晚定的闹钟没响,家里的猫送去寄养,并且没有人会在周末早上给他打电话,他理所应当又实属不该地睡过头。

他在地铁站里懊悔了一百次,为什么要拒绝广告负责人接送他的建议,他还有平面广告要拍,现在却不得不夹在人群中等待地铁。庞大的流动人潮挤得他在原地生生转了个方向,又像一条翻肚白的鱼急于回到水里呼吸那样焦躁;旅客,上班族,补习班的学生,三两成群或是形单影只,地铁里藏着一个社会的缩影,无数人在盒子剧场里登场或退幕,就像时涨时腿的潮水。

这便是S市,节奏和拥堵成正相关指数增长。当周泽楷终于成功挤上地铁时,他碰掉了旁边男生的耳机,但周围的吵闹让他忽略了这个细微的动作。他径直向后走去。

“停一下!”男生清脆的声音贴在他耳边,“你夹到我的耳机了!”

周泽楷立刻站在原地不动了。但挤挤嚷嚷的人群不允许他这么做。他被迫转了个圈,站在那个男生的身后,他的手臂和对方的手臂之间还夹着一单边耳机。

“呃,”周泽楷微微拉开一点距离,小心翼翼地把夹在中间的耳机拽了出来,这个动作在拥挤得几乎无缝隙的地铁里招来周围人小小的不满,“对不起,我没看到。”

“没关系。”男生笑了笑,捏着下垂的白线,将耳机从周泽楷手上拎回来。他们默契地别开了短暂的视线。

片刻后,周泽楷忍不住重新转移回自己的目光。男生挤在座位和门之间,穿着红色的棒球外套,背着双肩包,黑色棒球帽反戴在脑袋上。周泽楷看到男生的头发是亚麻色的,很漂亮,很衬他的白皮肤。他的眼角有一颗泪痣。从周泽楷略高的角度看去,那颗泪痣埋藏在他柔如羽毛的眼睛弧度下面,轻轻刮着他的心脏。

过了一会儿,他摘下帽子,拿在手中扇了扇风,一滴小小的汗珠正亲吻他的额头。

周泽楷想起他是谁了。今天是周末,轮回的新人来报道的日子。他是江波涛——周泽楷忍不住想要在群里分享他已经见到了新人的消息,但对方似乎没有和他相认的想法,这让周泽楷觉得这不公平,因为江波涛竟然没有认出他。

周泽楷应该在中转站下车,广告拍摄点在城市的另一端。他就快来不及了。当他一只脚跨出地铁门的瞬间,手机嗡嗡作响,经理告诉他拍摄临时取消,他可以直接回俱乐部。周泽楷立刻缩回地铁上。

江波涛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下车吗?”

“不。”周泽楷摇了摇头。他始终没有摘下墨镜,也许江波涛会觉得他是个怪人:哪儿有在地铁上还戴墨镜的?

江波涛点了点头,低下头继续玩儿手机。周泽楷的身高优势太好了,他用余光注意到江波涛的屏幕,是轮回俱乐部的百度百科信息。

新人入队前的紧张。周泽楷断定是这样。江波涛撩起耳边的碎发别在耳后,拇指滑动屏幕翻页。周泽楷忽然不想看他的手机。因为江波涛的耳垂看起来软乎乎的,吸引力极大。

周泽楷不相信一见钟情,特别是总有那些说对自己是真心的人。相处过一段时间后,他总能发现自己吸引别人的地方是脸而不是别的什么,或者说他其实明白——“没人愿意和一个锯了嘴的葫芦讲话,哪怕这个葫芦帅的不得了。”

我明明也没有话那么少啊。周泽楷腹诽,锯了嘴的葫芦这个比喻也太伤人了。

所以他要断言江波涛并没有吸引他,他之所以现在要盯着他看,只是因为这是自己未来的队友罢了。他好奇,他对此有兴趣,他要承认江波涛长得真的很好看,看起来也很活泼,但江波涛可能并不会喜欢周泽楷这个类型的朋友,所以他们只能是队友。

嗯,队友。

周泽楷有点失落。

“你也喜欢轮回吗?”江波涛忽然说。他举起手机,在周泽楷面前虚晃一下,“你好像很感兴趣。”

周泽楷偷看手机被抓包了。他立刻摇摇头,想了下不该这样否定,又点了点头。

“喜欢。”他说,“你喜欢谁?”

这不像周泽楷,周泽楷走在路上可不会随便问陌生人问题。他现在在外人眼中可能像个大高个儿的推销员。

“我?我都喜欢啊。”江波涛说,“最喜欢方明华吧。我觉得有他在赛场上,其他人可以放一百个心。”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想问江波涛喜不喜欢一枪穿云,或者喜不喜欢周泽楷,但他忍住了。他又不是变态。在新队友熟络之前,他不能崩塌自己的人设。

“方明华很厉害。”周泽楷学着江波涛的表情和语气,透露出对方明华的一丝丝崇拜。

江波涛一直抬着眼睛说话。周泽楷拉着地铁上的吊环,和他面对面站着。周泽楷个子很高,地铁偶尔晃动一下,他们的距离便跟随着摇摆沉浮。也许从后面看,会更像周泽楷把江波涛圈在身前与他说话。

大多数时候是江波涛讲,周泽楷听。期间周泽楷也会插话。他怀疑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会震惊他是否透支了这个月说话的额度,要知道今天才是本月的1日,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在地铁站上遇到的陌生人。但他得承认和江波涛聊天非常愉快。江波涛礼貌,有风度,会开玩笑,而偏偏他开的玩笑都是周泽楷喜欢的,连他的笑声听起来都很悦耳。

这不是一见钟情。周泽楷再次强调。江波涛真的很好,他想和他做朋友试试看。

“周泽楷。”江波涛说。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片刻后,他才意识到江波涛不是在叫他,而是把关于轮回队员的话题转移到了他身上。

“周泽楷很帅。”江波涛发自内心的,“你觉得呢?”

你也很好看。周泽楷想这么说。但他真的不是变态,而且江波涛的问题也难以回答。再有十分钟他们就要下地铁了,而再有十五分钟江波涛就会知道他是谁,他不想在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就被江波涛怀疑自己是个人设崩塌的自恋狂。

“还好。”周泽楷干巴巴地说。心想你应该多注意一下我的竞技水平才对呀。

“也是,他的操作水平可比他的脸还要厉害。”江波涛叹气道,“真不公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呢?他到底有没有缺点啊?”

“有吧。”周泽楷脸有点儿红,“不可能没有缺点的。”

“我真好奇。”江波涛说。

以后你就会知道的。周泽楷咕哝了一句。

十分钟到了。他们一前一后离开地铁,拥挤的人潮落在他们身后,江波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也下车了呀?”

“到站了。”周泽楷点了点头,“一起?”

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哪儿有邀请陌生人同路的呢?周泽楷看到江波涛愣了一下,但还是笑着同意了。他们一起慢悠悠地朝D出口走去,江波涛问他打算去哪儿,他含含糊糊地说了轮回俱乐部的那条街的名字。

“我也打算去那里呢。”江波涛高兴地说,“你要去轮回俱乐部吗?”

“上班。”周泽楷给他一个模糊的概念。他现在只想搞点恶作剧,想知道等会儿他和江波涛一起去轮回后,后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这不是一见钟情。周泽楷想,欺负新队友是每支队伍的惯例。虽然他不知道把这顶帽子也加给霸图到底合不合适。

江波涛热心地邀请他继续同路,甚至邀请他交换微信号。他们站在路旁,挨在一起让江波涛扫周泽楷的码。周泽楷有些忐忑,幸好申请通过后,江波涛看都没有看周泽楷的朋友圈,就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

江波涛似乎是第一次来,中途差点走错路,幸好周泽楷带着他。他们一路走到轮回俱乐部楼下,周泽楷站在门口,江波涛打算和他告别。

还有两分钟。其他队友就要出来了。

周泽楷开心的要命。江波涛马上就是他的队友了,他的心脏在加速跳动,但再次强调他觉得这不是一见钟情。

江波涛冲他微笑。

“谢谢你带我过来。”江波涛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酒窝里沾着阳光的蜜糖,“下次有机会的话……”

“周泽楷!有你的快递!”

江波涛的话被强行打断,所有美好的气氛都被收发室的大爷毁灭得一干二净。大爷举着一个巨大的纸包,三两步走到周泽楷面前,塞进他怀里让他签字,然后拿着回执单离开了。

“呃,”周泽楷抱着纸包,笨重地往前走了一步,“我可以解释……”

“周泽楷?”江波涛这次的确是在叫周泽楷的名字了。

“是我。”周泽楷老老实实的,“对不起。”

江波涛面色复杂:“你在我来轮回的第一天就耍我吗?”

周泽楷不说话了。他想装鸵鸟藏进沙堆里,但江波涛比他低,他还不如抬起头看天,装作没看见。

可他仍旧选择一直低着头,让自己的视线撞进江波涛的眼睛和漂亮的泪痣里。他的视线很直白,过了一会儿,他对江波涛忽然红了的脸表示困惑。

江波涛忽然伸出手。这让周泽楷心跳漏了一拍。但——反正不是一见钟情,他笃定。

“你好。”江波涛露出一个笑容,软软的亚麻色碎发衬着他柔和的脸庞,酒窝更亮了,“我是江波涛。我可喜欢你啦。”


这下轮到周泽楷脸红了。





end.
江波涛听说周泽楷的眼睛会说话。
江波涛脸红了。
但江波涛不会承认这是一见钟情。










评论(44)
热度(101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