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悲惨世界][ER] 犬系与猫系的对决 - 现代AU

summary:“不。”安灼拉说,“养猫,我再说一次,养猫。”
“想都别想。”格朗泰尔说,“在它碰到我的狗之前你就会先看到我的尸体的。”


@偷番茄的小贼 番茄老师的GBR(片段拼凑所以乱七八糟,下次再给您写更好的)
以及,GB家里真的养了只小狗,他的ins上有快拍。文章部分情节出自那里。



-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一小时后,安灼拉将他这句对格朗泰尔的至理名言再次丢在桌上,双眼紧紧盯着对方。

“你只顾着你自己,R。你为什么总是要否决我的想法?”他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无论如何,这次你必须听我的。”

“想都别想。”格朗泰尔断然拒绝,“别仗着我爱你就做这种事,安灼拉,你晓得我不是那种喜欢被约束的人,这样做只会让我们继续无法统一意见而已。”

“这只是一个小问题,我们就不能找到一个折衷点解决它们吗?”

“我也这么想过,但你所有的提议方案一点儿也不公正啊。我的狗不能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你的猫也是。”

格朗泰尔边说边向前迈了一步。两人的视线再次冲撞到一起,像两股巨大的海啸冲破海堤,一连串打磨机械齿轮时产生的火光点燃他们之间的空气。他们紧紧盯着对方的嘴唇,安静了大约一分多钟后,几乎同时开口:

“养猫!”“养狗!”

“不。”安灼拉说,“养猫,我再说一次,养猫。”

“想都别想。”格朗泰尔说,“在它碰到我的狗之前你就会先看到我的尸体的。”

“你简直无理取闹!”安灼拉快要气疯了。

这场景丝毫不亚于他们之间的任何一次惊心动魄的争吵。没人敢开口劝和,也无一人敢在这时挪动一下椅子或是眨眨眼睛。缪尚二楼安静得仿佛都能清楚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安灼拉站在他的老位置上,手上抱着他的猫,格朗泰尔则抱着一只小狗,与安灼拉隔着一张小桌椅。他甚至把他从不离身的酒瓶丢在一旁。

没错,一场家庭战争。至少ABC的朋友们是这样定义这次争吵的。起因是格朗泰尔带回了一只可爱的茶杯犬,而安灼拉终于把他宝贝的猫咪从他母亲身边接了过来;前者坚持犬系至上,后者则要求猫系万岁。偏偏他们又发誓自己绝不会喜欢对方的宠物,因此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在宠物们之间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巅峰对决。

几双眼睛在二楼的角落里注视着这场战局,并偷偷用聊天软件下注(作为管理员,公白飞尽职尽责地在他们开赌前把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移出了群聊)。古费拉克甚至都想要为此摇旗呐喊,倘若不是安灼拉的眼神太凶,他现在一定已经站在二楼最中间的桌子上了。

与处在水深火热中心的两人相比,ABC们动静和阵势已经可以微小到忽略不计。

“别让我提醒你你现在住在我这边。”格朗泰尔率先发起攻击,“电费,水费,还有网络费用,上个月都是我付的。等会儿回去我就能掐断你的网让你一个字儿都写不出来。”

“这不是你不让我的猫进门的理由,R。”安灼拉迅速反驳,“你的指证根本不成立,因为搬家时我们就说好轮流缴费的。需要我提醒你上个月为什么是你去的吗?”

“为什么?”角落里有人问道。

“因为R连续三个月忘了交电费,而我不得不连续三个月在晚上出门,问隔壁借蜡烛。”安灼拉平静地说。角落的笑声更大了。

“到了期末我就是这样,忙起来日夜颠倒甚至不用睡觉。”格朗泰尔摊开双手,一副打算赖账的模样,“蜡烛很有情调不是吗?我觉得隔壁的姑娘们都挺喜欢你的,或者你可以选择把猫养在隔壁。”

“你怎么不把你的狗送过去?”安灼拉生气地伸出手,试图把格朗泰尔揪过来,后者习惯而巧妙地躲开了,“你太双标了!”

争吵还在继续,没人会停下,其他人决定继续放任不管,反正他们总会自己和好的。

“我们要赌一把他们会为此分手吗?”巴阿雷提议道。在场所有人都向他投去一个看傻瓜的眼神。

“是你眼神不太好还是我们早就瞎了?”古费拉克摁着巴阿雷的脑袋让他低头,好好看看自己的手机相册,“上个月大R的生日,Enj抱着他那用得完全不熟练的吉他主动献唱,难听到我们谁都不想再听第二次;两周前我们去酒吧聚会,难得灌醉安灼拉,结果他抱着R要求湿吻——好了翻下一张,我要瞎了,提醒我以后绝对不要让安灼拉喝酒,一滴也不行;上周末的会议他们俩又吵起来了,结果呢?大R堵了Enj墙角。这画面太令人震惊现在我觉得我的手机屏幕都要碎了。”

“这张R看起来真矮。”弗以伊,这个向来没什么重点的人把脑袋贴过来,“他和安灼拉比起来就像个茶杯犬。”

“没那么夸张吧。”珂赛特也看到了那张照片,决定发表一些萌宠专业人士的看法,用手比划了两下,“虽然和安灼拉比起来,R是显得低了那么点儿,但比起茶杯犬,我认为他应该是比熊,大概三个月大的那种。”

“那不就还是奶狗吗?”爱潘妮仔细辨认着珂赛特所说的大小。

“这不太一样。”珂赛特舔舔嘴唇,“我曾经见到过类似的……等一下,我找给你们看。”

她边说边飞快检索网页,终于在自己的ins好友里找到一张宠物犬的照片。那毛茸茸的乌黑卷毛和湿漉漉的狗狗眼,还有微微露出粉色的舌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简直一模一样。”

“格朗泰尔像只小狗。”热安总结道,“那安灼拉就是只金色的猫。他们都能接受彼此爱自己的事实了,为什么还要为难一只猫和一只狗?”

“可能他们只是单纯地想提醒我们他们无时无刻都会进入热恋期。”古费拉克柔弱地用手背贴住自己的额头,往公白飞身上倒去,“飞儿,明天陪我去医院检查一下眼科。”

“我都听见了!”安灼拉大叫,“我们没有一,直,在,热,恋!而且这和养猫还是养狗没有绝对关联!”


-

最终他们决定将猫和狗都抱回去了。赌注结局是群里的人一分钱都没赚到,公白飞还得把安灼拉和格朗泰尔拉回他们的群聊,为此所有人都接收到了一个来自安灼拉的瞪视。

“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古费拉克嚷嚷着,“你们至少也该争个你死我活猫飞狗跳然后像往常那样用辣眼睛的接吻来堵住对方的嘴!”

“你的八卦新闻版块最近又没照片了吗?”格朗泰尔说,“我要跟论坛的管理员申请封了你的号,免得你一直在未经我允许暴露我的私生活。”

古费拉克说他讲话的口吻愈发像安灼拉了,并且唾弃他们“作为新生情侣简直活得像七老八十的爱情”,安灼拉对此不屑一顾。他又不是第一天被人说活得像个老年人。

不过另一方得承认,谈恋爱让安灼拉更像个普通男性公民了,虽然这对格朗泰尔来说真的没什么关系,哪怕他总是戏谑或是强调安灼拉如神明。现在他的阿波罗正睡在地板上,抱着他的狗,鬃毛与金发交缠在一起,安灼拉一点儿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安灼拉的猫亦步亦趋,格朗泰尔走到哪儿,她便跟随到哪儿。布偶猫的尾毛修剪得像只贵妇毛茸茸的头饰,格朗泰尔不止一次想要质疑安灼拉的母亲的审美。

但她就这么跟随着他,用那松鼠似的大尾巴扫着他光裸的小腿和露在拖鞋外的脚踝。每当格朗泰尔停下脚步时,她就在原地坐下,抬起头用蓝钻石般的双眼看着格朗泰尔。这眼睛美得简直让人心碎,安灼拉的也一样。

“好吧,抱你起来。”格朗泰尔小声嘀咕着。他弯下腰,伸出双手,将安灼拉的猫抱起来。柔软的猫毛蹭过他的下巴。格朗泰尔听到安灼拉醒来的声音,他在地板上发出一个愉悦的笑声。

“你喜欢她。”安灼拉肯定道,“你曾经说过永远不会喜欢猫。现在你知道感性认识是多么不靠谱的实践方式了吗?”

“我的确不喜欢猫。”格朗泰尔说,“但她不同。我觉得这样独特的感情也不错。你不是也抱着我的狗不放手吗?”

格朗泰尔的小奶狗正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安灼拉身上,像个开垦自己地盘的大陆发现者。安灼拉用手指虚扶着她,“这不一样。”他低声说。作为回应。格朗泰尔对此发出敷衍的认同声。

安灼拉摸到了小狗的鼻子,后者躺在地板上,肚皮朝天,伸直两只前爪又收回,并在一起摸自己的鼻尖。格朗泰尔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他看着安灼拉,对方也一副随时会被可爱到心脏病发作的表情。

安灼拉可能是个隐藏的犬系。他想到,但他只是不想承认而已,因为他们的吵架和争执从来不需要谁认错,也不会真的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厌恶对方。就像格朗泰尔自己,他现在觉得自己真的爱上了猫咪,但他绝不会告诉安灼拉。

开玩笑,猫系和犬系的对决怎么可能会有结果?只是没有结果的拉锯战争罢了。

“我爱你。”格朗泰尔忽然说,“但我永远觉得狗更好。”

“你就非得这样吗?”安灼拉说,“你这样说只会让我不爱你。”

“好啊,那我也拒绝爱你了。”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决定接吻。就在地板上。安灼拉抱着格朗泰尔的狗,而格朗泰尔抱着安灼拉的猫。





end.
没有什么是接吻不能解决的。如果我说错了,那是不可能的。

评论(23)
热度(27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