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今天罗伯斯庇尔和安灼拉来一场共和大合唱了吗?

一个神经兮兮的乐队AU。
历史和原著太虐了,我要发疯,我要搞病。


法兰西乐坛两大天团:1789年雅各宾俱乐部与1832年ABC。

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雅各宾首领,以刻薄的言辞和过于高昂的演出著称,曾经创下一个人就能带动数万观众的热情的事迹。被称作“除了音乐革命一无所爱的男人”。(实际上他本人承认自己性别男,爱好圣茹斯特,而后者在听到这句采访时,干脆当着全世界粉丝的面丢给他一个毫无人设可言的白眼。)

安灼拉,ABC领袖,称号太多没法一一细数。曾经有粉丝怀疑他和雅各宾的成员圣茹斯特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均遭到两人的直接否认。(“不是外表类型相似就是有血缘关系,这不符合遗传学。”——摘自几乎没更新过的安灼拉twitter。)对音乐革命同样抱有崇高理想,因此和隔壁的雅各宾首领罗伯斯庇尔在理念上时常不谋而合。是个深柜。全世界可能只有他不知道自己爱上了某ABC成员。


颜值担当:圣茹斯特 / 古费拉克

“长相不是评判一个人能力的第一标准。”圣茹斯特说,“请把我的名字放在实力担当下面,否则明天你就别来上班了。”
“天呐,这是我得到过的最好的称号,‘巴黎男友’——真让我感动!”古费拉克边嚷嚷边亲了他左手边的公白飞一口。


情圣担当:丹东 / 马吕斯

“这不公平!他是滥情派!”马吕斯涨红了脸,“我永远只爱珂赛特!”
“小甜心,爱情是夜晚的伪装,所以滥情不该叫滥情。”丹东笑呵呵地揽住这位同担的肩膀,使劲儿一举。马吕斯在半空中吱哇乱叫。
“放我下来!我不是您的小夏洛特!”


智商担当:德穆兰 / 公白飞

“很荣幸。”德穆兰和公白飞几乎说了同样的话,“我们经常探讨一些团体的问题,收获颇丰。他是个好朋友。”


小角落担当:马拉 / 格朗泰尔

“我喜欢浴缸,但不代表我的对象就得是浴缸。”马拉忧愁地仿佛苍老了二十岁,“已经是新时代了,各位不要给我买宜家的浴缸了,真的!”

格朗泰尔面前的酒瓶快要将他淹没。

“嗝。”他发出一个音节。接着又睡着了。





(小可爱担当:小夏洛特和小弗洛迦什)

有人想看这个题材吗😊

评论(22)
热度(17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