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1794,巴黎协和广场上的断头台》

写下这篇文章的起因是《1789:巴士底狱恋人》

有人说安灼拉的原型来自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安东万·路易·圣茹斯特,而格朗泰尔的形象出于雅各宾派首领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我认为不无道理。实际上圣茹斯特是和罗伯斯庇尔一起被送上断头台,而安灼拉与格朗泰尔一同亡于圣德尼街。就人物形象来说,双方各有一些独特的继承,又融合对方的一些灵魂碎片,这导致共和精神始终在革命中传承,让人为之心潮澎湃。

没办法打悲惨世界和ER的tag,但初心的确是因为“在法革原型下试试看两人的前世今生。”文章里埋了一些关于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的伏笔,至于看不看得到就真的随缘了。



-

“雅各宾倒台了。16年后,新的学生领袖再次诞生;38年后,圣德尼街的英雄血将催醒法兰西公民;待到1959年,新世界来了。”



end.

走链接。期待一些交流和评价。

评论(3)
热度(114)
  1. 缒✨萧昱然🐓 转载了此文字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