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醉酒。

RPS
Jack Lowden/Tom Glynn-Carney
Harry Styles/Fionn Whitehead

字数:3659字
送给所有以为我跳坑的朋友,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道理我都懂,”Jack环视整个夜店,滤过色的灯将一切都变得像场幻觉盛宴。他低下头,把视线搁回Tom的脸上,“但有谁能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他喝了这么多吗?”


-

“不是我。”Fionn第一个举起手。
“也不是我。”Barry幸灾乐祸。
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Harry Styles身上,后者一脸莫名其妙,差点儿摔了杯子:“嘿!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没有灌他!”
“承认吧兄弟,你就是灌他了。”Barry笑嘻嘻地给了他后背一巴掌,力气大的差点儿把Harry拍在玻璃台桌上,幸好Fionn扶了他一把。
“是你提议要玩儿骰子的,Harry,而且你说的是谁点大谁罚酒,”Fionn提醒他,“我救不了你。”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他玩儿骰子的运气居然也这么差。”Harry一脸不可置信,“Finley,你这样会失去的男朋友的!”
回答他的是Fionn一个夸张的“我要吐了”的表情。
Harry面如死灰地看着Jack摁铃叫来服务员,不多时他的面前就出现了几罐苏格兰麦芽威士忌。
“不是吧,你来真的?”Harry睁大眼睛,这个动作让他的笑纹看起来都像是被吓没了,“我真的是在开玩笑,Jack,Tommy他太……”
“出了剧组,Tommy只有我能叫。”Jack的笑容看起来和他们还在Dunkirk剧组时一样英俊,能露出一只小虎牙的那种。金发碧眼的甜心这个形容可真不适合现在的Jack,Harry想。
他就这么人畜无害地微笑着,然后拉开其中的一个易拉罐,砰得放在Harry面前,“喝。”

被灌醉的主角坐在沙发角落里,完全没注意到另一场战局已经打响。他把脑袋枕在自己交迭的手臂上,想象自己是个豌豆王子之类的,趴在皮革沙发上。他轻轻摇晃着,嘴唇无意识地抿起,又微微张开,看上去快要睡着了。
上帝是不公平的,世界上大概只有他喝多了的样子也这么可爱。Jack对那双朦胧的蓝眼睛爱到无可救药。酒精再次催化爱情,他恨不得在Tom的心上开上几枪,让那里长出属于自己的花苗。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对自己“开枪”。肯定是在拍摄结束后的那次访谈。那时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看巨幕就被邀请到采访棚里。Tom穿着复古绿色的衬衫,下摆随意地松松垮垮扎进裤腰,裤脚下露出可爱的毛袜。他坐在椅子上玩儿手机,偶尔和走场的工作人员说几句话,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看起来像个会被潮流街拍拦下拍照的年轻大学生一样。
那个时候Tom刚刚染了红发,在他们聊天时他偶尔说话还会夹杂一两句爱尔兰方言——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在练习舞台剧的口音罢了。Ferryman的确是部好剧,从Tom敬业的程度就该知道它的口碑该会有多好——每当这时Jack都会故意用苏格兰话回应他,然后在他一脸茫然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里,低下头亲亲他沾着淡妆的眼角。
而他就坐在那儿,在采访开场前,对着用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的男友竖起食指,比出一个手枪的动作。
“砰!”Tom张开嘴唇,声音充满快乐的,孩子气的气息,“Lowden先生,您的心被我击中啦。”
他一定是上帝派来惩罚我一生的天使。Jack再次感叹起来,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甜蜜的酷刑了。因此谁都不能伤害他的小天使一根头发,哪怕灌酒灌到醉也不行。
Tom的酒品似乎还不错,如果Jack没有从Fionn那里听到“一小时前他差点儿把自己的脸埋进酒瓶里”的说法的话,这种认知可能会继续维持下去。夜店二楼的灯光比一楼更昏暗,每个卡座自有一盏小灯,让他们能够远离底下那群疯狂的人和闪动的彩灯。Jack注意到Tom的鼻尖很红,和他白皙的肤色比起来非常明显,简直就像化妆舞会上逆天颜值的可爱的红鼻子小丑。
看来他的确曾在这场聚会中试图把自己塞进一个狭窄的酒瓶口里。
Tom歪歪斜斜地趴在沙发扶手上,半张脸藏在自己散落的金发里。灯光太昏暗了,Jack看不清他的脸。他的金发镀了一层毛茸茸的光,像天使的光环那样朦胧虚渺。
(“发胶气味儿实在太奇怪了。”Jack想起他曾经和自己这么抱怨过固定发型的味道,“而且用太多会掉头发的。我会变得很难看!”)
Tom的头发比平日看起来要长了一些,像只柔顺的金色猫咪,让Jack只想快点儿把Harry欺负他的份全部讨回来,然后把他抱在自己膝头,好好抚摸一番。
“你们两个,”Barry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向Tom,“怎么回事?吵架了?闹矛盾了?感情不和?终于要分手了?”
“听起来你好像很开心。”Jack翻了翻眼睛,“我们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如果你们下次聚会叫上我的话他会更开心的。”
Barry噢了一声。他当然是在开玩笑,打趣Jack和Tom的关系是他的乐趣之一,但玩笑不意味着他喜欢反过头来被炫耀一脸的恩爱。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吸了吸鼻子,抱着手机开始和女朋友发“我此刻非常想念你”的消息。

战况非常惨烈。
到最后,Harry醉的一塌糊涂,像只好动的毛毛虫一样不停磨蹭Fionn。他不断向前索吻,Fionn就得不断向后退去,被那“比起叫做吻不如被称作啃”的动作烦得要命,就算撑起手心抵住Harry的脸也没用——就算是在醉酒状态下,他也能准确击中Fionn的敏感点,比如他那怕痒的腰侧,或是敏感的脖颈,他还很害怕别人忽然触碰他的肩膀。这些“弱点”几乎一击毙命。
“你最好让他快点得逞。”Jack说。
“否则明天就会出现著名歌手索吻不成,掀翻房顶的新闻的。”Barry接过话。
“他哭得声音可大啦!”Tom闭着眼睛大叫一声。又趴回去了。
Fionn用鞋尖抵住Harry的大腿,马上就要失去防垒了。最后他只好豁出去般闭上眼睛,在另外两个人(不算Tom,因为他也醉得不肯睁开眼睛)直白的目光下,给了Harry一个简单的吻,然后迅速分开。
“快滚。”他擦了擦嘴,试图把那些醉人的酒气都擦干净,连同Harry的傻气一起。
Tom咯咯的笑声从沙发角落传来。他睡在卡座最黑暗的地方,连Jack都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又醒来的。
“现在几点了?”他努力睁着一双眼睛,不过不太成功,仿佛随时都能睡着。“给我两根棉签,有人要把我的窗帘拉上了!”
他嚷嚷着,挥舞着手臂。那撒酒疯的声音比唱音乐剧时还要可爱,如果要比喻,那可能就是牛奶一样柔软甜蜜的嗓音。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
“我得带他回去了。”Jack弯下腰,拿手机在Tom面前晃了一下,给他看上面的时间。虽然他知道他多半是连数字也不太记得清了,“宝贝,我们回家?你能站起来吗?”
“噢,我可以。”Tom坐起身来,把双手放在膝盖上,乖巧地像个学生。
“我能站起来。”他笑嘻嘻地看着Jack,“但我想要您抱我。”
Jack的眼神都有点儿不太一样了。
“Jack,忍住,忍住。”这里最清醒的Fionn忍不住提醒他,“这是在外面,你的眼神实在太露……”
Barry用眼神制止他。
“……像个疼爱小孩儿的老妈。”
Fionn耸了耸肩膀,继续专注于如何把要和自己黏糊的Harry从旁边踢开然后带他去醒酒。“要不要我送你们?”Fionn说,“我才能拿了驾照,就在昨天——Harry Styles!Fuc——!”
他没说的话被自己的尖叫吞没了。Harry打翻了一瓶酒,那些麦芽味儿的液体立刻浸湿了Fionn的衬衫。
“……你们自己走吧。”Fionn表情僵硬,“帐付过了。我去借条干净毛巾。”
“明天见。”Tom冲他挥手。
Harry紧紧跟在Fionn身后,跌跌撞撞出去了。

Barry和他们简单说了两句,道过再见,也先行离开了。卡座上只剩下两个人。Tom坐得笔直,腰背挺起,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他的蓝雾般的眼睛在鹅黄色的灯光下蒙着一层薄薄的烟。
“抱抱我。”他张开手臂,嘴唇红得像玫瑰,“抱抱我吧。”
“你想让我抱你回去?”Jack逗他,用掌心蹭他张开的手掌。
“当然啦!”Tom大声说。眼神坚定的让人怀疑他可能根本没醉。
“这段路可不短,亲爱的,从现在开始?”
“就从这儿开始,你得抱我下楼,然后回家,陪着我等我们都睡着……直到这一生结束,你都得抱着我。”
“洗澡怎么办?你身上都是酒味儿。”
“你也不差,所以为了中和我们的味道,你还是得抱着我。”
简直是在犯规,这耍赖皮一样的撒娇。
“我可不知道你喝醉了会有拥抱饥渴症,宝贝。”Jack叹气道,“瞧瞧,Harry竟然先我一步发现了你的这个秘密。”
“他是个大傻瓜。”Tom不屑道,“他装醉太假了,只有Fionn会相信。但总会被识破的,然后Fionn会一个月不搭理他。”
“你怎么知道他没喝醉?”
“那是Fionn最喜欢的一件衬衫。”
前言不搭后语,但思路姑且还算清晰,虽然这和衬衫没有多大关系。Jack伸出手,拉住Tom让他站起来,然后重心不稳地跌在自己怀抱里。
Tom在迎合上去的一瞬间就抓住他的毛衣,红红的鼻尖流连在柔软的布料里,接触那后面结实的胸膛。熟悉的气息在他周围萦绕,包裹着他,如同层层茧蛹,让他根本不愿挣脱,只能舒服地叹气。
他的臂弯,他的港湾。
“我喝醉了。”他的嘴唇紧紧贴着Jack的身体,震动传到了Jack的心脏里,“你得带我回家。我们的家。”

砰。
有什么又击中了Jack Lowden的心脏。




end.
我要把我之前没回复的评论全部认真回复一遍去了


-掉落后续-

Tom Glynn-Carney从未想象过自己会喜欢一个男人,但他还是爱上了。他爱那升起蓝色烟雾的眼睛,爱他的金发,爱他蓄起的毛茸茸的胡须。尽管作为英国男人,他们的特点如出一辙,但他总能看见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一种口音,一个动作,一条推特,一次心跳,一场结合。他总能从滚落的汗珠和自己的眼泪里尝到爱情,像是干涸的鱼要紧紧攀附住困扰他又保护他的水草。他在镜子里看到时间的痕迹。岁月将他对对方的渴望全部刻在身体上,刻在每一寸皮肤上,最后透过细胞,深深印在脆弱又坚强的骨缝中。

诸如此类的例子随着时间推移正慢慢增加,而Tom总能发现这些。Jack Lowden藏有一种魔法,每天都施予新鲜感,他有能力让世界变得明亮,让土壤变得丰盈,他会滋润爱情,安置好两颗心。这太好了,Tom正努力学习这种爱情魔法。他想让他也成为一条保鲜库的鱼。

他们活在保鲜库里,而这里永远不会断电。爱情是魔法,是保鲜库用不停止的电源,没有插头,没有电线,没人会拔掉开关,也没人会切断电缆。

“永远不会变质”,听起来真是吸引人。

评论(14)
热度(101)
  1. Skylark萧昱然🐤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死我了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