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Dunkirk][Collins/Peter]赫奇帕奇的一封咆哮信 - 03

summary:“爱你的,Collins。”
“别管他。”Steve说,“现在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春天要到了。”
字数:6204字

还是没能完结😢




*


蒲绒绒的成长速度开始缓慢,这是个好现象——大多数神奇动物会在彻底成形前减慢生长,甚至停止发育,道理就像毛毛虫吐丝缠茧,那象征新的开始。

大雪开始覆盖霍格沃茨。十二月,草药培育温室已经落满了积雪。屋顶倒挂柳枝,墙壁上爬满壁虎藤,挨着透气窗下,放满一排成熟了的白鲜。

早晨,第一节课结束后,二年级生一涌而出,他们在课堂上培育出的曼德拉草东倒西歪地栽在花盆里。草药课教授坐在最前面的一张桌子前,用羽毛笔给每一样课堂作业打分。

“Dawson先生,已经十分钟了,您还是不打算进来吗?”赫拉曼齐夫人敲了敲手边的花盆,“大雪让这些曼德拉草难以忍受,如果您有什么想问的问题,不如先去把那些花盆收拾干净。”

“无意打扰,赫拉曼齐夫人,”Peter连忙跨出门后的阴影,“我只是想来问问,您这里还有神奇动物饲料吗?”

“哪一类?”赫拉曼齐夫人抬起眼睛,透过半月形的眼镜框上方,一双绿眼睛看着这位三年级的赫奇帕奇。

Peter用手指绞着巫师袍袖口:“呃,这个,它一只球遁鸟……”

“球遁鸟可不好养,Dawson先生,它们高贵,漂亮,难得一见,从麻瓜世界灭绝后只能依靠魔法来饲养。”这位草药课教授打断他,扬了扬胖乎乎的下巴,“我认为现在你更应该去收拾一下桌子。耳套就在柜子里,你知道该怎么做。等你清理完它们,我们再来说说饲料。”

赫拉曼齐夫人掌管全校的草药,甚至连魔药课上的部分稀有材料也都来自于她。蒲绒绒在暂停生长后需要一种特殊饲料,Peter还没想好如何解释自己养了一只蒲绒绒在神奇动物饲养室里,只好按教授的指示找到耳套,把那些栽培得乱七八糟的曼德拉草一一拔出,再全部重放填土,直到整个桌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不得不说,像你这样的效率真令人满意。”赫拉曼齐夫人看着满满一排年幼的曼德拉草,满意地打了个响指,“来吧,亲爱的,喝杯茶。学习泡泡豆荚的课程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Peter觉得自己耳朵里还残留着那些尖叫。他脱掉手套和耳套,捧起茶杯,摩挲着瓷器的边缘。那里面漂浮着漂亮的白色花瓣,还有几粒黑色小壳,“这是风行百合吗?”

赫拉曼齐夫人欣慰地点了点头。

“我一直觉得应该让你在草药课方面多花些功夫,Dawson先生,你的天赋实在是异于他人。”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但也许你更对饲养那些神奇动物有兴趣。我猜猜,一只蒲绒绒?”

她拿起桌上的魔杖,伸向Peter,然后在空中轻轻一点。只听砰的一声,一只布袋迅速坠落,落在了Peter手中。

“蕨根草,对于马上要停止发育的蒲绒绒来说最为关键。”赫拉曼齐夫人摊开手掌,让Peter把口袋翻到正面,在那上面上面画了一只獾,“这可不是开小灶,Dawson先生,这是给你的奖励。但我仍旧觉得把一只蒲绒绒放在赫奇帕奇饲养室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我知道,但还是非常感谢您,夫人。”Peter高兴坏了,他用手指紧紧抓住布袋边缘,力气大得几乎让它变形,“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您放心,等养大后我就将他送走。”

“我当然放心,毕竟连你从我这里拿走了那些配制魔药的材料,我也没说什么呢。”胖乎乎的教授隔空打开了温室的门,冲他扬扬头,“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看在你错拿其中一样东西的面子上,现在你该去上下一堂课了。”


*

Peter一头扎进了神奇动物饲养室,那只红色蒲绒绒在见到饲主的一瞬间立刻跳起来,跃上Peter的肩头,亲密地用绒毛蹭了蹭他。

“看我,看看这个!”Peter使劲摇晃那只布袋,仿佛那是一袋沉甸甸的贵重的金加隆。面前,喀威斯绿龙喷出的火光跳跃在他面颊上,“你很快就能长大了,我保证,Collins一定会喜欢你的!”

然而蒲绒绒并不知道Collins是谁。它能感受到饲主快乐的心情,于是也天真地叫了一声。

Peter抓了一把饲料,看着幼小的蒲绒绒伸出细长的口器,一点一点吞掉它们。他带着它去检查每一间饲养室,看看天马,看看鹰头马身兽——上个月她刚刚孕育了下一代;左边的山脉养着鸭嘴兽,他们把满地乱跑的嗅嗅和竹节虫抓回它们该去的地方,直到一只猫头鹰砰得撞上了神奇动物饲养室的魔法墙,这个空间立刻消失了,四周变得光秃秃的。

冷风从窗户缝隙中倒灌进来,Peter打了个哆嗦,把窗户开大一些,好让那只猫头鹰进来。

令他惊喜的是,这是Collins的雪鸮。它通体雪白,柔软的羽毛覆盖在结实的躯体上,两翼宽大修长,即使在风雪里飞行了一圈,脑袋上的羽翎看上去威风凛凛。

雪鸮歪歪脑袋,伸出左爪,上面绑着一卷崭新的羊皮纸,因为施了魔咒,上面完全没有被雪水打湿的痕迹。Peter把羊皮纸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动作轻柔得仿佛在对待一只刚刚出生的独角兽宝宝。

“亲爱的Peter,”他拿着羊皮纸,在空荡荡的神奇动物饲养室里来回踱步,“他给我写信了,开头是dear和我的名字!”

蒲绒绒趴在他肩头,眼睛埋在厚厚的茸毛下,好奇地打量着那卷羊皮纸,似乎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一张纸就能让它的主人疯得像只看见珍珠项链的嗅嗅。

“亲爱的Peter,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魁地奇的事吗?如果你还对它有兴趣的话,今天是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球队训练日,我很期待你能来试试看这个项目,你一定会爱上它的。”

Peter咽了咽口水。

老天,我爱死魁地奇了。他忍不住在心里尖叫。虽然他根本没尝试过这个运动项目。

“又及,Flame很嘴馋,我猜你不会随身携带那些肉干,所以如果它问你要吃的,你可以直接轰它出去。要小心别被它啄了手。”

Peter这才想起那只雪鸮。他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摸出两粒在火车上买的牛肉干,递给Flame,后者开心地一吞而尽。

“爱你的,Collins。”

神奇动物饲养室开始慢慢恢复原状,雪鸮飞进来的窗户逐渐隐没,石砖地板上重新铺满绿草和鲜花;山脉就在远处,和高穹天空连成一条弯曲的线,水流的声音重新出现;幼小的独角兽宝宝跌跌撞撞地摔倒在Peter腿旁,小声叫着,但他无心去帮它站起来。

Peter看着最后那行落款,仿佛心已变成栓在木桩上的船,随着海浪沉沉浮浮。连他自己都难以把控。


*

Peter抱着Collins的雪鸮赶到魁地奇赛场时,训练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球员们用魔法在场地周围建起一道屏障,阻挡住风雪,这让室内变得温暖无比,所有人的情绪也高涨起来。

看台上挤着一部分观众,多数是女生,Peter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来,抱着Collins的雪鸮,数数他的情敌们都是来自哪个学院的。

不出意外,格兰芬多的女生最多,斯莱特林姑娘少得可怜,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可以对半分,但后者相对少一些——拉文克劳学生多半更喜欢把心思用在学习上,这值得理解。

大雪落在半球形的屏障上,顺着弧度滑落,天空是灰色的,光线有些暗,Peter裹紧自己,默默念出一个咒语,让室内变得更亮一些。

远处,格兰芬多的候选队员进了最后一个球,所有人爆发出一阵掌声,围过去祝贺他成为正选。Peter在人群里看到了Steve,他的金发太好辨认了,和自己如出一辙,每天他都得在镜子里看无数次。

站在Steve旁边的Collins利用这个空档,飞快地扫了一眼观众席。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在找什么。这让Peter产生了一些幻想,也许Collins是在找他——之类的——不得不说,爱情的确使人充满幻想。

但Farrier看到他了——这位格兰芬多的动态视力好到出奇,总有人好奇他为什么是个追求手而不是去做个seeker。他拍了拍Collins的肩膀,偏偏头,示意好友去看观众席那个不显眼的角落。

Peter发誓他没眼花,因为Collins真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挤出人群,用手把头发耙好(这种做法挺徒劳的,毕竟等会儿他的头发还会乱得像一捧稻草)。

他骑上扫帚迅速飞了过来,停在Peter面前,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下午好。”Collins快乐地说,“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Peter,赫奇帕奇的选员刚刚结束了。”

Peter连忙摆摆手:“其实我对魁地奇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我只是来看看。顺便把你的猫头鹰还给你。”

他掀开巫师袍,那只雪鸮贴在他的腹部,睡得像只幼雏一样。

“你给他吃了肉干?”Collins哭笑不得,“Flame总是这样,如果你对他太好,他会爱上你的——就像现在。他喜欢贴着别人的肚子睡觉。”

Peter努了努嘴角,把猫头鹰还给Collins。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坐在扫帚上,双手松开,把他的雪鸮从睡梦中晃醒,然后勒令他快点回猫头鹰棚屋。

“我猜他可能是粘上你了。”Collins看着在魔法空间外盘旋的雪鸮,“下次你可以直接轰他走。”

他边说边向Peter伸出一只手:“上来,我带你飞一下。”

“但是我已经很久没飞了。”Peter老实道,“我可能会很生疏。”

“没关系,没关系,这不是问题。”Collins的声音温柔地钻进Peter的神经里,让他想起赫拉曼齐夫人给他泡的风行百合茶。Collins用手一指下方的球场,说:“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你哥哥,你再不上来的话,他就要飞过来踹我了。”

Peter立刻伸出手。Collins拉住他,让他稳稳当当坐在自己身后。Steve果然冲过来了,但他还没能来得及给Collins一脚,对方已经带着他的弟弟垂直上升,突破那层魔法阵,飞进低沉灰暗的大雪之中。

Peter的尖叫声就在舌头上打转,他紧紧抓住扫帚把,把脑袋贴在Collins的背上,恨不得和他完全挨在一起。他从来没有飞这么高过,呼啸的风割着他的脸颊,雪拍打他的每一寸皮肤,云层近在咫尺,似乎只要伸手就能摸到。Collins没有戴护目镜,Peter哆嗦着给他念咒,让风雪从扫帚前端劈开,向两边散去。

“咒语学的不错!”Collins大声说,顺便吐掉刚才吃进去的雪水,“说真的,Peter,我一直觉得你应该是个拉文克劳才对!你太聪明了!”

老天,在这里讲话实在太累了。Peter必须回以同样分贝,才能保证他们正常交流。他想不通为什么Collins会这样觉得。“我很喜欢赫奇帕奇!”他大声说,“所以其实你更喜欢拉文克劳的学生吗,Collins?”

Peter听到他在笑,又说了句什么,也许是说他的确喜欢拉文克劳的人,又或者是他喜欢别的什么东西。但Collins没有给Peter继续问下去的机会,他调转方向,一个漂亮的俯冲,云层在他们身边退去。很快,Peter又能看见坐落在山腰的魁地奇球场了。

落地的一瞬间,Peter的腿都软了。他面色苍白,看起来像是冻到了,甚至开始阵阵反胃。没有多少飞行经验的人就是这样,更何况他的扫帚早就坏了,飞行变成了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

Steve冲过来狠狠揍了Collins的肩膀一拳,然后紧紧抱住他的弟弟,检查他的手臂和腿,不停询问他有没有不舒服。

“你这个混蛋!”Steve紧张坏了,他的坏脾气像潮水一样不断翻滚涌上,“他让你走你就真的跟他走了!?你根本没有高空飞行的经验,Peter,你真的是——”

Peter偷偷吐了吐舌头,被Steve看见了,脑袋立刻挨了一巴掌。

“现在你就给我回宿舍去。”Steve把自己的扫帚塞给Collins,瞪了后者一眼,“我送你回去,我要知道你会不会在路上给我搞些什么岔子出来,也防止有的人居心叵测,再带你做些危险的事。”

Collins咳了一声,努力忍住笑容,他站在后面,抱着两把扫帚,偷偷冲Peter眨眼。

下次。Peter看懂他的口型了。


*

Peter被Steve带着离开了魁地奇球场,由一条小路回到霍格沃茨学校。学校里到处都是刚刚下课的学生,温暖的人群让Peter活了过来,苍白的脸上重新有了红润血色。

他们穿过走廊,和路过的幽灵们打招呼。谁都看出来Steve Dawson心情不太好,他的弟弟一路小跑跟在他身后,他听到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才不动声色地放慢了脚步。

赫奇帕奇的入口还是那堆木桶,Steve绕过它们,不容质疑地要求道:“带我去神奇动物饲养室。”

Peter的心咯噔一下。“格兰芬多不能进来。”他支支吾吾地说,“这里是赫奇帕奇的区域,其他学院的学生都不能……”

“但神奇动物饲养室可以在一名赫奇帕奇学生的陪同下进入。”Steve曲起手指,敲了敲背后那面墙壁,“Peter,把饲养室打开,你是不是瞒着我养了什么?”

他知道蒲绒绒的存在了。Peter叹了口气,抽出魔杖,“往后站些。”他在心里念了个咒,用魔杖敲击特定的石块。整面墙壁开始变形,倒退,重新排列组合,直到变出一个入口。

Peter堵在门口,“你发誓你不会生气。”Peter坚持道,“你先发誓,Steve。”

“私自驯养外来的神奇动物,就算是在霍格沃茨也是禁止的。”Steve叹了口气,“我不会生气,毕竟我没想到……进去吧。”

神奇动物饲养室里温暖得像个火炉,几只小鹿透过魔法墙,用一双纯净的眼睛好奇打量来人。蒲绒绒进入了生长停滞期,毛色又开始变化,当它看到那头熟悉的金发时,立刻从软塌上弹起,跃上Peter的肩头。

Steve说不出话了。半晌,他挤出一个笑容:“你真的很喜欢Collins。”

Peter抬着头,轻轻点了点,又倔强地用力。“你说过他想要一只蓝色的蒲绒绒。”他说,“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但George说的对,我得把它养大,不管Collins会不会接受他。这会是个开始的。哪怕它也会在一瞬间就结束,我也得试试。”

Steve沉默了,他把一只印有赫奇帕奇獾的口袋丢过来,Peter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差点儿弄丢了给蒲绒绒准备的饲料。

“别告诉爸爸。”他说,“圣诞节他还打算请Collins来家里做客,你最好别说你养了只违反校规的蒲绒绒。”

“真的?”Peter惊喜地睁大眼睛,“Collins会来我们家做客?就在圣诞节?”

Steve冲他的傻弟弟翻了个白眼:“你可以抓住重点吗?”

“好吧,我会尽量抑制的。”Peter耸了耸肩,“但是爸爸很能看透我们的心思,我觉得……”

“只要你的蒲绒绒别搞出什么岔子就行。”

“只是蒲绒绒而已。”Peter忍不住反驳,“Steve,它不是龙,你为什么这么担心?”

“我担心的是我的弟弟,而不是一只把生命交给巫师的小宠物。”Steve嘲笑道,“哈,现在我觉得他和他的蒲绒绒一模一样,竟然也把自己的爱情和命交给另一个巫师了。”

Peter的脸立刻红了。他抄起魔杖,把饲料塞回自己的口袋里,推搡着Steve离开神奇动物饲养室。一路上,Steve还在不停唠叨他为什么会爱上“Collins这种家伙,他简直糟糕透顶”,不断数落Collins的缺点(但Peter怎么听都像是夸赞自己的朋友)。他每说一句,Peter的脸就更红一些,当他们在走廊上撞见George时,George甚至以为他是发烧烧糊涂了。

“圣诞节要来了。”Steve对弟弟的好友耐心解释道,“George,记得那天要来我们家,我爸爸给你准备了圣诞礼物,他让我邀请你来一起吃晚餐。”

“但这和Peter有什么关系吗?”George疑惑地看向Peter,他的脸还是很红,而且一句话也不说,这太奇怪了。“Peter,你确定你没有生病?感冒会很难受的,你应该去赫尔夫夫人那里检查一下。”

“别管他。”Steve说,“现在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春天要到了。”




tbc.
还是没完结!为什么!我想写在一起谈恋爱!大吼大叫(?)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吧w

评论(39)
热度(9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