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Dunkirk][Collins/Peter]赫奇帕奇的一封咆哮信 - 02

summary:大提琴低低亲吻乐章,小提琴扬起风帆远航,钢琴行云流水般跳跃在每个音符上,鼓声阵阵,锣釵齐鸣,还有许多他听不出来的魔法藏在其中。这封深蓝色的咆哮信漂浮在金盘上方,淹没在霍格沃茨餐厅的喧闹中,与穹顶上的夜幕归为一寂。
字数:5380字 
没完结,因为我又爆数了





George是在赫奇帕奇墙后找到Peter的。下午三点钟,他坐在神奇动物饲养室的正中央,蜷缩着双腿,把下巴靠在膝盖上,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蒲绒绒。那双蓝眼睛里的光芒似乎消散了一小部分,又映上了一些金光。光线时明时暗,George知道那是天马饲养室里发出的。

这是赫奇帕奇学院特有的房间,因为某位饲养神奇动物而出名的前任获批建立,霍格沃茨校长曾亲自为它挂上教室牌号,并在每一个独立空间加上一只圆滚滚的獾。现在,房间里有几只嗅嗅在地板上来回打转,试图趁Peter不注意拱掉他巫师袍上的四颗金色袖扣。Peter不厌其烦地把它们抱来抱去,看起来和平时一样正常。

“下午好。”George在他旁边盘腿坐下,“你的蒲绒绒不错。是红色的?”

他用食指挠了挠毛球的头顶,被一条伸出的细长舌头刮了下。蒲绒绒以为他的手指是一种送上门来的食物。

“格兰芬多红。”Peter叹了口气,“显眼但又不刺眼,像狮子的鬃毛。Steve说过Collins一直想要一只蒲绒绒。他最喜欢蓝色的,但我养不出来。不让它变成橘色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了。”

这是一整天来Peter第一次主动提起这个名字,尽管他看起来还没有从咆哮信的阴影里走出来,但George觉得Peter已经要好很多了,这让他松了口气。

“你可以说说Collins的事情。”George把差点儿撅折自己魔杖的嗅嗅丢到饲养室角落,后者契而不舍地往回爬。

“你知道我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而且我们还找到了你最近爱走神的原因了。”George解释说,“我觉得挺好的。”

“但我……呃,就是……”Peter不知道从何开口。

“听我说,Peter。”George打断了他,“这是件好事,不是吗?如果你需要,我今天可以一直坐在这里,听你说完所有你想说的。”

“……你愿意?”

“我愿意。”

“好吧。”Peter再次叹气。这是他们相处以来,他间隔最短的两次叹气了,“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赫奇帕奇的Peter Dawson,变形课成绩一直不太好。一个月前,当他从格勒教授的课堂上走出来时,像往常一样垂头丧气,如同秃了毛的小斑鸠。

课上操作练习时,Peter把一条桌子腿变成了猪尾巴——不是别的部分,恰恰是桌子腿。桌上所有仪器在那瞬间一齐落地,摔个粉碎,其中包括一只装试用的宝贵的水晶瓶。格勒教授大发脾气,要求他们收拾好这堆烂摊子,赫奇帕奇们齐心协力用了恢复咒,才让居于倒数第一的学院没有再被扣分。


“我知道这些。”George用魔杖对准头顶上胆大妄为的嗅嗅,用祛除咒把它弹在墙上,再用粘合剂粘住,“你可以直接说重点。”

“好嘛……”Peter嘟嘟囔囔,继续讲了下去。


但情况又显得有些特殊,因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Peter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赫奇帕奇的魁地奇队伍训练很频繁,George一下课就匆忙离开教室,他们只来得及约好晚餐时再见面,Peter答应会帮他拿到今天的新红茶。

变形课是那天的最后一节课,Peter把毛衫袖子挽起来,抱着一摞书往外走——事实证明变形是一种巧妙的实践技术,就算再多的理论知识,也拯救不了他即将面临的B-成绩单,而且他还得赶在管理员下班之前,把这些书赶快送回去,然后借几本新的来。

从图书馆出来时,距离晚餐开始还有一段时间。Peter打算去黑湖附近再转转。黑湖周围栽满了高大的杉木,柔软的草地最适合休憩,低年级学生们总喜欢三三两两凑在那里,而湖底下最亮的地方就是斯莱特林级长室。

好了,魔法。Peter站在湖边,湖面上漆黑一片,又能清晰地倒影他的模样,不可思议。他用脚尖在湖边拨拉,终于找到一块不那么锋利的石头,握在手中,深吸一口气。

“变成小猪!”Peter抻直手臂,用魔杖指着石头,大叫。

石头纹丝不动。

“变成小猪!!”他使劲儿上下挥动魔杖。

石头在他手心颤了颤。Peter的愁容微微消散了一点。他终于有点信心了,也许这次他可以在猪尾巴之上增添一只鼻子之类的。

“变成……”

“小猪!”

一道带着火花的红光掠过Peter的肩头,直直集中手中的石块。Peter打了个抖,下意识转过身。魔杖顶端积攒的法术蠢蠢欲动,在Peter还没注意到的时候,忽然喷薄而出,齐齐射向用骑着扫帚低空飞行的格兰芬多。

而就这一下,他让Collins掉进了水里。

Peter几乎要大声尖叫,他立刻丢掉手上的小猪,扑到岸边,毫不顾忌黑色的巫师袍上沾满脏兮兮的泥土。那个格兰芬多掉下去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人影,湖面上只有泛起的黑色涟漪,还有一连串氧气泡泡。

Peter惊慌不已,用力的手指都陷入了松软潮湿的泥土中。他用魔杖探入湖中,拼命划开湖水,甚至连魔法都忘了用。直到Collins重新冒出头来,那头湿漉漉的金发上还顶着一个可笑的蟾蜍,跳了两下才回到湖中。

这该是个多糟糕的相识场景?你把第一次见到的人推进了湖里,还得靠他自己游回岸边;而他甚至帮你完成了变形课的小猪教程。现在,那只石头做的小猪正在草地上到处乱跑,还一头撞到了趴在湖边的Peter的屁股。

但——也许是阳光太好了——透过杉木落下的阳光,窸窸窣窣落在Collins的身上。黑湖吸收了一切靠近自己的光源,将它染成黑色,而Collins的金发太过耀眼,还有他的蓝眼睛,像格勒教授脖颈上昂贵的宝石,连黑湖都带不走他的英俊。

Collins吐掉口中的湖水,游到岸边,两手撑在几块突出的石头上,没有上来。他和Peter面对面,两人只有二分之一个小猪石头那么点儿距离。

“下午好。”这位英俊的格兰芬多咧开嘴,露出一个微笑,“Steve的弟弟,Peter Dawson?终于见到你了,但我没想到你给我的见面礼会是这么特别。”

Collins湿淋淋的巫师袍和领带仍浸在水里,露出的两截小臂交叉趴在石头上,他凌乱的金发熠熠生辉;他离得太近了,冰凉的湖水和那滚烫的皮肤接触后,腾升的水蒸气让年轻的赫奇帕奇倍感灼热,仿佛连心脏都被注入了一记强有力的燃烧术。

随后,Peter又在那双饱满的蓝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烧红了。


“就是这样。”Peter长长吐了一口气。

“一见钟情,Peter。”George做出总结,“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但是你是否会以貌取人?”

“Collins的确很优秀。”Peter说,“我那热爱挑选朋友的哥哥,反倒是被Collins先拉拢过去的——Steve亲口说的,我和爸爸甚至被吓了一跳。”

“如果是这样的话……对Steve来说,的确挺难以启齿的。”

Peter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时间一到,粘合剂魔法解除,嗅嗅们吱吱喳喳满地乱跑,撞翻了给他们准备的食物,最后又一个接一个钻进他们的窝里。空气升温,是挪威脊背龙的幼崽要醒来了,Peter搓搓手臂,心情随着火龙的温度提高而放松了不少。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George问。

“我不知道……”Peter对着那只幼天马发呆,“你有什么主意吗,George?”

“那就养大你的蒲绒绒。”George指指Peter怀里的小东西,“把它养好,养得毛茸茸的,要比外面那些涂了增色剂的要好很多。然后把他送给那个格兰芬多,哪怕他不是蓝色的。”

Peter睁大了眼睛,那些本属于他的光芒覆盖住了天马巢里的色彩。他觉得自己要爱死George了。

“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不生气吗?”Peter的语气已经轻快起来,“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朋友了,真的。从那封咆哮信你就能看出来。”

George不以为然,他选择沉默,因为他本身就话不多。他给他最亲密的朋友一个拥抱,然后又像平时那样,用力拍拍Peter的后背和肩膀。


*

咆哮信风波很快被新的闲谈所替代了,格兰仕兄弟闯入禁密森林成为霍格沃茨餐桌上新的主菜。那对总喜欢找乐子的兄弟害得拉文克劳被扣去了一百分,这使得赫奇帕奇在学院杯的排名立刻上升到了第三名。

“起码我们不是倒数了。”Peter看着那张惩罚单,上面还有格兰仕兄弟打扫每一间教室的地板砖的照片,其中一个还在做鬼脸。

咆哮信的事情在赫奇帕奇级长的调解下得以顺利解决,恼人三人组甚至前来道歉。“赫奇帕奇不需要把精明的心思用在对付伙伴身上的人。”级长在公共休息室里再次强调,“Peter Dawson在这点上做的很好,他没有选择报复——但我也希望他下次再被惹恼时,学会反咬一口。”

Peter忍不住大笑,决定把他用草药塞满那三个人床帐的秘密烂在心里。


Peter本以为自己在霍格沃茨的学习生涯里,再也收不到咆哮信了,但当天晚餐上,他的月光猫头鹰还是径直扔下一封深蓝色的信,然后绕着乌云密布的穹顶飞了三圈,最后停在Peter的肩膀上,歪着脑袋看他,仿佛在等待拆信。

Peter打了个冷颤。“你来拆?”他举起信封,询问George。

“你自己来。“George拒绝了,“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在恶作剧整你——”

Peter叹了口气,现在他们都开始惧怕信封了,这不是个好兆头。魔法世界里使用书信是非常常见的联络手段,难道他仅仅因为那一次丢人的咆哮信,就失去这种大众方式了吗?

那封蓝色的信上面依旧用潦草的圈体写着“赫奇帕奇Peter Dawson 收”,这次倒是有了落款,Peter把他拿给George看。

“一个G,还有一个C。”Peter说,“这是霍格沃茨新流行的猜谜游戏吗?”

Peter拿起餐刀拆信,而George掏出魔杖,准备在咆哮信尖叫的那一刻,让它画成一片灰烬。

不过,这的确是封咆哮信。在Peter拆开信封的一瞬间,蓝色的纸张立刻跃动起来。它不断变换口型,四角折叠又舒展开来,像位跳芭蕾舞的姑娘。最后它安静下来,开口的第一个字,竟然是一连串美妙的音符。

Peter紧张的心一下落回胃里,又因为好奇而提到嗓子眼儿。如果,他是说如果,如果这都算是咆哮信的话,那这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尖叫了。

大提琴低低亲吻乐章,小提琴扬起风帆远航,钢琴行云流水般跳跃在每个音符上,鼓声阵阵,锣釵齐鸣,还有许多他听不出来的魔法藏在其中。这封深蓝色的咆哮信漂浮在金盘上方,淹没在霍格沃茨餐厅的喧闹中,与穹顶上的夜幕归为一寂。

“玫瑰小夜曲。”坐在Peter对面的赫奇帕奇注意到了这封信,“老天——这支曲子太遥远了,大概是上上个世纪的东西。只有古老的音乐家族才会保留他的黑胶唱片,Dawson,你从哪里搞来的?”

Peter抱以一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这封信的来历。

赫奇帕奇显得有些失望,不过并不打算再追问下去。Peter把这封信从头听到尾,直到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空气中,才看到信纸的最底端有一粒小小的、红色的火漆印。他轻轻一按,小夜曲便再次传来。

“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八音盒。”Peter对此赞不绝口。他从未收到过这样简单又珍贵的礼物,哪怕他并不知道这是出自于谁之手——“漂亮的魔法!我都忍不住想为它的创造者鼓掌了!”

George应了一声,让他把信纸收好。Peter拿着这封咆哮信坐直身子,在餐厅里来回观察。拉文克劳,赫奇帕奇,斯莱特林,还有格兰芬多。他在三天前因为一封读心术的咆哮信而出名,现在重新淹没在霍格沃茨的学生人潮中,仍旧像一只小斑鸠。

Collins,对,Collins哪儿去了?Peter拍了拍桌子,让坐在自己对面的赫奇帕奇稍微低下头。他的视线从赫奇帕奇的制服中穿梭而过,越过一条长长的走道,越过一排格兰芬多的红色围巾,停留在他斜对面的Collins身上。

Peter看到Collins把豌豆扔到了Steve盘子里——老天,Steve会杀了他的,他最讨厌那玩意儿,他们兄弟俩都憎恨豌豆——Steve果然火冒三丈,他舀了一大勺豌豆,然后在一瞬间埋没了Collins的盘子。那位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追求手Farrier将自己置身于餐桌的战场之外,把脸藏在臂弯里笑得抖动肩膀。

他太羡慕了。如果可以,他真想……

就在那一瞬间,Collins仿佛心灵感应似的,他转过头。Peter和他的视线越过两排人和一条走道,在热闹的氛围中触碰,Peter连忙点头以示打招呼,Collins对他报以一个微笑。

Peter低下了头,感到自己心跳加速,神经麻木。他的手掌握得太紧,整只手臂甚至开始微微发麻,他能感觉到指甲在掌心留下了痕迹。但他太兴奋,太高兴了。

Collins对他来说就像一株垂挂的星星草,攀爬上他的心,然后勒紧了生根发芽,开出数朵金色和蓝色的星星与花。现在,它们又要渗入他的血液中,在那儿开始施魔法了。

一只锡纸折成的小猪顺着Peter的裤子爬了上来,他感觉到了。那只小猪浑身银白。Peter弯下腰,用手捧着他的一瞬间,折得乱七八糟的小猪重新变回一张纸。

Peter把它打开,上面还粘着一点太妃糖的奶丝,闻起来甜甜的。下面用魔法写着一行字。

“想不想来试试魁地奇?”

Peter看了一眼身旁的George,他正侧过身和旁边的赫奇帕奇聊下一次魁地奇比赛。他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向格兰芬多长桌,在目光不再交汇的这段时间里,Collins似乎并没有挪开过视线。英俊的格兰芬多始终保持着英国绅士的微笑,他用左手撑着脸,右手两指一并,在额前潇洒地一比划。让Peter刚刚恢复的心跳又被击中了。

Steve目睹一切,咬牙切齿地拧Collins的耳朵,然后恶狠狠地瞪了Peter一眼,用食指在脖子上比划一横,警告自己的弟弟。

“你敢搭理他你就死定了。”

Steve Dawson用口型如是说道。






tbc.

我又没能一发完结它,估计下还得分2-3次,保守就…全文2w+吧
辛苦各位一直以为能完结,但是还不得不追更新...
实在抱歉!

评论(59)
热度(106)
  1. 塞壬是一种可以吃的鸟萧昱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奥斯库
    首页来吃again!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