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Dunkirk][Collins/Peter]赫奇帕奇的一封咆哮信 - 01

summary:咆哮信还在兀自咆哮,尖声重复那些羞人的心理动态。当它吼完最后一句时,一道火光闪过,内置燃烧术自动点着了这薄薄的纸张,那些咆哮连同信纸一起,瞬间化成一堆灰烬,慢慢落在赫奇帕奇的餐桌上。

字数:5964字 全文太长所以分两次发

HPparo,斜线有意义。有隐藏火车组



*

十一月,天气变得愈发寒冷。霍格沃茨在昨天夜里迎来一场大雪,宿舍的暖床器纷纷被打开,围巾和壁炉里的火成了热销品,壁画朗诵换了首诗歌,听起来都像是因为冬天产生那么点关系。

而这些突然造访的变化,丝毫不会影响到接下来的魁地奇比赛的进行。Peter Dawson跨进餐厅时,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这场比赛。黄油果酱面包和烤肠缓慢挪动,橙汁最为热门,几乎一抢而空。Peter一一掠过这些,向冲他打招呼的同学们露出笑容,他们询问他比赛的事情,但他对比赛显得毫不关心。此时此刻,似乎只有餐桌上的刀叉和急需充满的胃,才能吸引他全部的注意。

今天霍格沃茨的早餐还是老一套。Peter走到靠后的地方,在自己的老位置上坐下,挨着George。桌上那股腌咸鱼和肉卷的味道立刻在他的鼻尖弥漫开。他仍旧不适应,拿过George准备好的南瓜汁灌了一大口,让舌头上的味蕾好受点儿,捂着嘴把盘子往George的方向推了推。

George心领神会。他拿走Peter的盘子,叉走那条奇怪的腌咸鱼和滴酱汁的肉卷,又挖了一大勺淋着沙拉酱的玉米片和黄油果酱,放在Peter的盘子里,然后把它推回去。

“赫奇帕奇的人是不会挑食的。”George说,“你是不是又瘦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下个月打扫落叶的工作轮到我们宿舍了。”

“不,我没忘记。今天是……”Peter举着叉子,他侧过头,看着George,很快在对方直白的视线中败下阵来,“……好吧,你介意告诉我今天是星期几吗?我出门忘了带看日期,今天我们是不是还有魔药课?”

“我就知道你忘了。”George告诉他日期,皱眉的表情转瞬即逝,“你还记得今天是魁地奇比赛吗?我们没有课,因为全霍格沃茨都会去看比赛的。”

“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的比赛吗?”Peter捣着盘子里的玉米片,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我觉得和我们没多大关系,而且Tommy说他不会参加魁地奇比赛的,因为Alex把他从扫帚上踢下来过一次……他不希望我去给他加油。”

“但,老天,今天可是我们的比赛。”George咂了下嘴,难得呈现出不满的表情,“我们和格兰芬多的比赛,你连这个都忘了!”

“呃……”Peter捣玉米片的动作停下了。

“昨天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我还问你借过绷带,你答应我今天早上吃早餐时给我的。现在你有把它带在身上吗?”

绷带?“你什么时候问我……”

糟了,Peter终于想起来了。他看着George的眼睛,余光里是那条躺在盘子里的腌咸鱼,还有他最好的朋友的疑惑。他愧疚地说不下去了。

对,George的确问他借过绷带。要知道,George是赫奇帕奇魁地奇队伍的击球手,他力气极大,但相对收到的攻击也多,训练强度是别人的三倍之多。他的绷带在之前的训练中用完了,Peter答应把自己那卷派不上用场的给他,但是……

Peter放下叉子,长叹一口气。他甚至没有摸摸自己的口袋就知道他又把这件事忘记了,因为他清楚口袋里就和他的记忆一样一干二净。而George一定很失望。

“抱歉,我最近一直心不在焉。”他说,“我现在回宿舍取你要的绷带,等会儿赛场见,好吗?”

George投射来的眼神看起来似乎更担忧了,就像一只敏感的候鸟。他张了好几次嘴,最后还是把什么吞下去了,说:“我在休息室等你。”


*

赫奇帕奇的木桶堆的乱七八糟,一跨进走廊,就成为这里最显眼的地标。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Peter放慢了脚步,沿靠近窗户的墙壁走。阳光倾泻下来,在树叶缝隙间流淌,爬上窗台,渗进霍格沃茨的地板里。赫奇帕奇入口附近种满了草药,还有漂亮的爬墙虎,Peter掏出魔杖,快乐地对他们挥舞打招呼,爬墙虎门对他报以看不见的微笑和欢迎。

远处,撞钟声响起,白鸽冲破了钟塔和阁楼的束缚,他们从修葺完整的斜面顶飞舞到另一端,消失在格兰芬多塔楼背后,直到Peter无法再从窗户口看见它们。

飞的感觉一定很好。Peter叹了口气。拜某些无害的神奇动物所赐,他的扫帚在上个星期六被啃成了光秃秃的木杆,还有地上留下的一堆稻草。而前一天他才刚刚买了一整套新的魔药课书籍。现在,他身无分文,甚至连一支新的羽毛笔都买不起,更别说让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儿因为自己的疏忽,去开口问哥哥要买新扫帚的钱。这太伤自尊了。

不会飞的赫奇帕奇巫师,这说起来真是让人感到难堪。Peter本打算接受George的邀请,试试看参与魁地奇队伍的训练。他的哥哥Steve Dawson就是格兰芬多队伍里的一名追球手,Peter曾经看过数次他的比赛,这让他对这项运动充满期待。

有些巫师天生属于天空,有些人则属于魔法,而他或许就是被命运压在地面上的那一类。Peter想做个默默无名的赫奇帕奇,而且看起来只要他能这么重复一百次,就能真的说服自己了。

返回赛场的路有些遥远,Peter揣着一卷绷带,穿过垂满星星草的公共休息室,离开赫奇帕奇的木桶们,进入走廊。所有人都去看比赛了,霍格沃茨的楼道里静悄悄,只有一两个幽灵先生或女士喜欢在墙壁里穿梭。

Peter在出口处遇见了Steve Dawson,他的哥哥,那位格兰芬多优秀的金发追球手,还有他的两位朋友。Peter和他们一一打招呼,包括那位出了名的英俊的Collins。他有点不敢看那双迷人的蓝眼睛。

“早上好,Steve。”Peter说。

Steve皱眉看他,走过去和他拥抱,帮他整理好兜帽的折角,说道:“你一定没有好好吃饭。”

“什么?我当然吃了。”Peter疑惑不解,天知道为什么仅凭一个拥抱,Steve都能看出来他最近胃口不佳。

“得了吧,Peter,我是你哥哥,而你是天底下最不会撒谎的人。”Steve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你不喜欢腌咸鱼和肉卷就换点儿别的东西吃,别以为我没看见,那些都是George帮你解决干净的。”

Peter听见Collins在旁边笑出了一声,又试图用咳嗽声去掩饰。Steve用余光瞪他一眼,这让Peter觉得非常羡慕。

老天,如果他能和我说话。Peter想,只是普通的说话而已。如果能和Collins像朋友那样说话,我肯定什么都愿意给他,当然我会连冲他翻白眼都舍不得。


*

Peter在混乱的休息区里穿梭,这里到处扔得都是各个学院的彩带,有选手们的袜子,手套,没放好的巫师长袍,甚至还有不合规格的扫帚。他们会在比赛开始前换上一整套新的装备,为了从头到脚预示公平。这是魁地奇冗长的比赛规则之一。

“比赛加油,George!”Peter给了好友一个大大的拥抱,在他宽厚的背上使劲儿拍了好几下,“你会是这场比赛里最吸引姑娘们注意力的男人!祝你好运!”

“你也是。”George看着他,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如果你有什么麻烦,或者——或者什么问题,Peter,我很乐意听你听说!”

Peter点了点头,目送赫奇帕奇的队伍离开休息室,他松了口气,原地绕了三圈后,飞快往观众席位跑去。

后来的魁地奇比赛里,George的确加油了,但赫奇帕奇力不从心。他尽力夺得比赛分数,赫奇帕奇的追球手在比赛结束后甚至累得要抱着扫帚睡着,但这不代表比赛的胜利一定就属于他们。

Peter有些心虚,因为在刚才的观赛场地上,他的注意力全被Collins吸引过去了,看他的幻影2000留下的闪电般的特效,看他熟练地飞行,像一只自由的鹰隼;Peter甚至在内心里拼命大喊给他加油——当然也有给George加油,可对比之下这部分是多么的稀少又可怜。

老天,George,希望你能理解。Peter在心里做出一个乞求原谅的姿势。希望得到他最要好的朋友的宽容,以及他发誓等一切比赛气息回归学院正常生活后,他一定会告诉George他的走神和不安。统统来源于他喜欢上了一个格兰芬多男人。但现在他还不能说。

赫奇帕奇输了,意料之中。比赛结束后,Peter从观众席上站起来时,摸到了一颗噜噜球。这是赫奇帕奇自己种植的草药之一,当把它放在别人身旁时,只需要一个小咒语,便可以用来读心。

也许是哪个学生不小心遗忘在这里了。Peter把噜噜球捡起来,揣进巫师袍的口袋里。坐在他后排的赫奇帕奇恼人三人组路过他时撞了他一下。他没放在心上,只想快点去陪陪George,毕竟这是他当上赫奇帕奇魁地奇队伍的队长后,带领的第一次比赛。

魁地奇比赛的热情一直持续不断。隔天,霍格沃茨餐厅里,依旧弥漫着格兰芬多的胜利和烤馅饼的味道。学生们对此津津乐道,就连斯莱特林们也会小声议论格兰芬多绝妙的配合,还有Collins漂亮的空中反向飞行。

赫奇帕奇们在热闹的餐厅里显得略微不振——但也仅仅是略微而已。实际上,每个赫奇帕奇都对自己学院拿下比赛胜利没有什么信心,因为对手是格兰芬多,看起来简直毫无悬念——毕竟他们在进入学院的第一天就被特别叮嘱过“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擅长魁地奇比赛,请来办公室报告”这样的话,但很显然,赫奇帕奇依旧没有比其他学院更擅长魁地奇比赛的球员。

George也没有因此表现得闷闷不乐,他还是平时的那副表情,用不大的眼睛打量着面前的餐具和压水器,就好像昨天没有进行过这场比赛似的。

“别发呆了。”Peter拍了拍他的后背,“给我一点南瓜汁。”

George拿过他的杯子,伸手去摸压水器。南瓜汁在器皿里来回翻滚,像是在疯狂尖叫“请您别喝掉我”之类的搞笑的话。

盘子里有一块烤羊排,一大勺烤马铃薯捣成的土豆泥,还有几朵蔬菜花。没有腌咸鱼真是太美妙了,Peter甚至看到了一块鸡肉火腿布丁,他的眼睛立刻亮了一下。

但布丁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中,连同旁边的三明治一起。Peter的心都要碎了,他抬头去看拿走他心爱食物的人,试图和对方商量一下,而对方是三个赫奇帕奇——特别提醒,是那三个一直看他不太顺眼的学生,今天在魁地奇比赛结束后撞了他的也是这三位。

天哪,就因为我的草药课成绩而已。这下子Peter想起来了。因为这个理由就被人瞧不顺眼是在难以置信,而现在他们夺走了一个赫奇帕奇心爱的食物——谁都知道赫奇帕奇们对食物天生的热爱和敏感,他们这样做简直就像徒手从獾窝里掏走了它过冬的宝贝。

但George在旁边轻轻捏了他一下。“布丁给你。”他说,“我刚才拿到的。不要和他们商量这些没必要说的东西。”

Peter点点头,坐正自己的身子,学习George的表情好专心对付他的新布丁。那几个赫奇帕奇在他们身后相互推推搡搡,爆发出一阵叽叽咕咕的古怪笑声,然后在Peter哄他们走之前离开了。

晚餐进行到一半,数只落单的猫头鹰飞了进来,Peter猜测它们迟到了,又或者是接下邮局的加急单。那些漂亮灵动的小家伙们在夜空魔法穹顶上徘徊,那些星星在他们头顶上闪烁。猫头鹰们把爪上的信件或包裹一一丢下,而其中一封准确无误地砸到了Peter的脑袋上,又掉到了地上,George帮他把信捡起来。

这是一封普通的信,但信封又是暗红色的,看起来更像是一张婚礼贺卡,或者别的什么邀请函。邮戳快要消失了,几乎看不到上面的字迹,只写了“赫奇帕奇学院,Peter Dawson 收”,甚至连一位落款人的姓名都没有。

Peter凑到George的肩膀上,他的双手沾上了番茄酱,没办法自己拆开信封,他决定让George帮忙打开它。

George同意了,他找到一支干净的餐刀,割开信封,展开信纸。而一秒钟后,他们都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

没人告诉他们这封信如此特殊,尽管它的确和别人的信与众不同。但就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

“这他妈是封咆哮信!”George愤怒地吼道。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当咆哮信尖叫出第一句时,霍格沃茨餐厅瞬间安静下来,人人都在等待一场好戏。他们已经很久没听到过公放的丢人的咆哮信了。

“Collins!我真喜欢他!如果非要有一个形容词的话,我认为他是最优秀的格兰芬多!”咆哮信里传来Peter的声音,又清脆又响亮,像一块苏打饼干,“他的飞行技术太棒了!也许Steve都没他做得好!而且……天哪,他是怎么做到的?!那个转身精彩无比!没人能像他那样厉害了!格兰芬多一定会赢得比赛的!我真喜欢他!他应该被载入飞行史册才行!……”

咆哮信还在兀自咆哮,尖声重复那些羞人的心理动态。当它吼完最后一句时,一道火光闪过,内置燃烧术自动点着了这薄薄的纸张,那些咆哮连同信纸一起,瞬间化成一堆灰烬,慢慢落在赫奇帕奇的餐桌上。

餐厅里顿时一片寂静。

“读心术!”George怒不可遏。他的脸涨红了,握着餐叉的手像是随时都能把恶作剧的人变成一颗炸马铃薯,“这是故意的!”

Peter满脸通红,恨不得立刻钻进他面前的那盘土豆泥里。梅林在上,赫奇帕奇餐桌旁就是格兰芬多学院的位置,而他甚至和Collins面对面,他们之间只有两排人和一条过道而已!

Collins一定什么都听见了。Peter绝望地想,全霍格沃茨学校的人都听见了,包括他那对他的感情问题严加管教的哥哥Steve Dawson,包括餐厅里所有的壁画,甚至连猫头鹰都会冲他发出桀桀怪笑,嘲笑他傻里傻气,表里不一,是一个在比赛场上疯狂向对手学院的球员发花痴的白痴赫奇帕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那场比赛里自己究竟说了多少遍“我喜欢Collins”。

这真的太可怕了。

Peter倏地站起身,抄起魔杖带上兜帽,跨过长凳向外跑去,中途他差点绊倒,多亏那些好心的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扶了他一把。他小声说谢谢,但声音在寂静的餐厅里显得尤为清晰,他的脸更红了,只得像只小飞鼠似的,以最快速度逃离了这个羞耻的地方。

笑声在他身后爆发开,似乎都能震颤穹顶。有人吹起口哨,大声议论,为这茶余饭后的新笑话而欢呼。

在Peter离开后,格兰芬多餐桌前,Collins望着那位赫奇帕奇离开的方向,两臂一展,将身旁的Farrier和Steve的肩膀勾了过来。三人挤作一团。

“我就说那朵小玫瑰喜欢我!”Collins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又显得非常得意,“他实在太可爱了!他之前看我的眼神就充满了……爱慕!而且我不是第一天发现的。”

“别说了。”Farrier阻拦道,“Steve会给你一巴掌的,Collins,你最好现在停下来。”

“要不我们打赌他多久会给我告白怎么样?三天?一周?还是一个月?”Collins兴致勃勃,箍紧了Steve有可能揍自己的手臂,“输了让Steve去蜂蜜公爵那里给我们买新出的甜品回来,我盯那玩意儿好久了。”

“你他妈的,”Steve是真的想撩起自己的巫师袍袖子,然后像Farrier说的那样,照着他朋友那张英俊的脸,狠狠来一拳,“那是我弟弟!”

“可你弟弟喜欢我。”Collins简直太不要脸了,“你应该对我好一点,亲爱的Steve,毕竟一见钟情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了,你舍得打破Peter对爱情的幻想吗?”

坐在右侧的Farrier翻了个白眼,决定闭嘴。他试图从这个拥挤的三人堆里冲出去,离他们俩都远点儿,千万别让自己显得像个和白痴混在一起的次级白痴。

另外,切记一点,千万别打破明明是Collins先动心的事实,要像照顾小孩儿那样顺着Collins的脾气来,这是格兰芬多男生宿舍的规矩之一。






tbc.

明天发下章完结,喜欢的话请给我评论和点个心心❤️

评论(54)
热度(13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