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RPS][Jack/Tom]绅士与柯基,青年与金毛 1-3

这些都发生在Dunkirk拍摄之前。
假如Tom Glynn-Carney与Jack Lowden是邻居,一个已经参演了众多剧组,一个在这一年刚刚拍摄了casualty。
大概是发生在2014年的事。

@染烟 感谢染染老师贡献了“Tom养金毛”,我用仰卧起坐表达敬意



1.

Tom从来没想过他的邻居会是个怎样的人。

他住在北伦敦市郊的恩菲尔德地区,那里交通便利,设施齐全,人们乐于社交与互相帮助;对于一个喜欢花休息时间窝在家里的年轻人来说,他不用担心自己需要为一纸袋的面包而要起个大早排队,也不用担心邮局包裹无法投递到他的邮箱里;甚至只需要一趟定点巴士,他就能在与市中心之间的剧院走一个来回,看一场25周年巡演版的悲惨世界,分享一下观看心得,然后回乘至离家数百米之外的车站,再慢慢悠悠散步回去。

恩菲尔德是个好地方,人们生活愉快,就连上班族都会在间隙里抽空讲个笑话;这里似乎要比伦敦市中心的节奏慢了一拍,像一条挤在洋流里的懒惰的鱼,随着大海和鱼群那飞快的节奏,快乐地向前迁徙。

但Tom的社交范围里并没有包括那栋房子。也就是说,他的邻居。他从不在自己的问安列表里(毕竟Tom连对方的性别都不清楚);而且那户人家的灯也很少亮起。闲来无事的每个晚上,他从房间的窗户向外看去时,那栋建筑都只有被夜晚笼罩住的颜色。对面所有门窗都是紧闭的,还拉上了窗帘,就像被一块黑色的口香糖粘了个结结实实一样。

下雨天时,Tom偶尔会思考他那从未谋面过的邻居会是什么样的,也许是个不爱社交邋遢鬼,只靠网上购物和外卖来生活——那他一定是个闲适甚至懒散的自由职业者,又或者是某家杂志的撰稿人;再者也许是他太忙了,总是在自己睡着后回家一趟,再在清晨匆匆离开——这么看来是个勤奋的可怜虫。这是两个极端。每次想到这里时Tom总会对未来的自己充满奇思妙想的构建,想象自己苦不堪言的人生和美妙的演戏事业,然后笑得在地板上翻来滚去,直到他的大金毛摇着尾巴扑过来,趴在地上和他一起玩闹。

因此,极力把对面的邻居想象成一个极端工作狂和极端家里蹲的Tom,从未想象过他的邻居会是那个Lowden。没错,Jack Lowden。一个已经参演众多作品的演员,他未来事业的前辈,那个闻名遐迩的苏格兰甜心——虽然这么称呼一个比自己大五岁的男人的确会显得很奇怪——但毋庸置疑,他值得这个头衔。


2.

正式接触到Jack Lowden那天,Tom的金毛犬正在和他闹脾气。因为在散步回来的路上Tom没有进他们常去的那家宠物店逛逛,这导致金毛犬失去了一根新的塑咬骨,或者一袋新的狗饼干。最重要的是,它没能见到宠物店里的那只漂亮的杜宾犬;它觉得自己非常喜欢对方,所以总在期待周末的散步。

但Tom今天不按规矩来,竟然选择直接回家,这让金毛犬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自己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欺骗。它在回家的路上显得颇不配合。Tom不得不拽紧了那条看起来显得颇为脆弱的软绳,极力用脚刹车,以防他的狗狗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只要他稍不留神,就会跑进别人的花园里大肆喧闹踩踏。

“好了。Jackie,停下来!”

Tom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金毛犬拖倒在地了。上帝保佑,现在周围还会有路人经过,他真的不想一不留神就被他的狗拽倒在地拖出几米远,一头撞在树上才停下来,然后被人拍下来上传到社交软件上,成为这一周的热门话题。

但许愿显然没用,在离家只有两栋住宅的距离之前,Jackie选择放肆一把。它在不远处看见了一只漂亮的蝴蝶,色彩斑斓,个头也不小,正绕着灌木丛中开出的花朵上下飞舞,充满与宠物店的杜宾犬所不同的吸引力。

那只蝴蝶绕了个弯,从Jackie的濡湿的鼻尖前优雅地飞过去,慢悠悠进入隔壁的花园。

Jackie忽然开始加速,这让因为马上到家而微微放松了Tom始料未及,差点儿真的被它拽倒在地上。Tom拼命拉紧软绳,试图让Jackie停下来。他大声喊它的名字,让它冷静,但金毛犬看见玩具时的力气如此之大,Tom的手心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并且清楚地感觉到,Jackie的软绳正顺着手上的汗水,一点一点脱离他的控制。

当软绳弃他的手而去时,Tom悲从中来,并开始替自己可怜的存款默哀。

Jackie已经冲进了邻居家的花园——没错,那个荒芜的,不知道主人是谁的房子的附属杂草堆。肆意妄为的金毛犬从犬科动物专用的墙洞里钻进去了,Tom趴在地上看了一眼,只能看见马上能戳到他嘴里来的杂草,还有厚厚的泥土。他立刻站了起来。

院墙不高,邻居家的木门锁着,Tom踩着突出的泥砖爬上了这堵墙,因为太过紧张,落地的一瞬间他甚至差点儿崴了脚。Jackie就在他不远处扑蝴蝶,四只爪子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Tom捂住了脸,觉得自己内心深处充满了对这只傻狗充满了悲凉。

他深吸了一口气,弓着腰穿过杂草没及小半条小腿的花园。他压低了声音呼唤他的金毛犬。

与此同时,邻居家的门竟然由里向外打开了。


3.

Tom的尖叫声就在舌尖上打转。

门开了,在他还没看清邻居长什么样之前,他的傻狗Jackie再次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它放弃了那只它追逐而来的蝴蝶,用一个难以置信的急刹车,扑向了刚刚从屋内阴影里走出来的男人。

Tom亲眼看着Jackie就那么扑了上去,像是看见一块香气扑鼻的肉骨头,或者一大摞狗狗玩具似的。他觉得他的银行卡在滴血,这下不止要赔偿花园修缮费,恐怕他还得带对方去一趟医院才行。

“Jackie!回来!”Tom深吸一口气,这下他不用再抑制自己的叫喊了,“快回来!你这傻狗!”

他不断道歉,恼羞成怒,然后迅速跑向邻居的方向——恐怕这个速度足够他破以前的校园百米赛跑记录。Tom把用脏兮兮的爪子搭住男人衬衫的金毛犬拖走,蹲下来抱住它的脖子,防止它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然后抬头继续向对方道歉。

“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他的羞愧感快要淹没他了,“我不是故意进来的,请您接受我的歉意。也请听我解释一下:我不得不擅闯您家,是因为我的狗实在太不听话……”

“不,没关系,我可以理解。”邻居的笑声打断了他的话。Tom看到对方转过身弯下腰,从那双长腿后面抱起了什么,当他再次转过来时,Tom发现那是一只小小的柯基狗,漂亮的金毛在阳光下发光闪亮。它的脖子上戴着红色的三角巾。

现在他知道为什么Jackie会没命地扑过去了。Tom想,因为这只柯基比这个男人更像一只可爱的狗狗玩具。

男人蓄了一半的胡须看起来毛茸茸的,打理得很整齐。他的眼睛透露出蓝色的烟雾,让Tom想起了……他什么都没想起来,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无法用最准确的词汇来描述那双眼睛。他怀疑英语里是否有那样的词。

“我会赔偿你的花园的。”Tom回过神,仍旧抱着Jackie的脖子,还被意识不到事态的金毛犬开心地舔了一口,他立刻摁住了它的脑袋,“我是Tom Glynn-Carney,我住在隔壁,是你的邻居。你需要去医院吗?不知道我的狗有没有伤到你。”

“Jack Lowden。”邻居友好地伸出一只手。在意识到Tom必须得抱着他的金毛犬时,Jack把握手的姿势换成了拍拍对方的肩膀,“别担心,我没有受伤,所以不需要去医院。至于花园的损失——你觉得我的这个杂草堆算花园吗?”

“……你说的对。”Tom环顾四周,忍俊不禁。这里的确不像个花园,长期无人打理,像块未开发的土地。而Jack看起来又风尘仆仆,即使他衣着一新,和Tom站在门前开玩笑,也掩饰不去长途跋涉的疲惫。

两人因为这个插曲笑了一会儿,Tom蹲在地上,抬头看Jack,越发觉得那双眼睛熟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话一出口,他差点儿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呃,冒昧问一句,你是那个Lowden吗?我是说……丧钟?”

天哪,这句话简直就是明显的搭讪,而且老套到没救了。况且,如果他认错人了,那只会显得更尴尬。Tom沮丧地瘪了瘪嘴,直到Jack状似忧愁地询问他:“难道我留了胡子后看起来就不像Jack Lowden了吗?我是说,不像我自己。但我从出生开始就是Jack Lowden了。这么询问让我有些伤心。”

他说完便做了一个伤感的表情,把脸埋在那只柯基的背上,柯基同情地舔了舔他的皮肤。

天哪。天哪。天哪。

这是Jack Lowden!!!

Tom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作为他的反应,他把自己的惊喜展露无疑,像个得到肯定的小孩,而不是那个镜头前敬业的演员。他紧紧抱住金毛犬的脖子,想把那种激动融汇在和他的狗狗的拥抱里,直到Jackie难受地拼命挣扎时,他才赶紧放开了它。而他忘了他的金毛犬是有多傻。

Tom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挣脱束缚的Jackie,再一次扑到了那个Jack Lowden身上。

这一次它终于成功把那个著名的苏格兰甜心男人扑倒在地上了,连同那只哀哀叫的小柯基,还有已经乱七八糟的红色三角巾。





tbc.

看我下次一就让老邓刮胡子。

评论(15)
热度(4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