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毛衣。

脱毛衣。

片段,暂时无题,没办法打原作tag,我要看看这对RPS会有多少同好。😋



火车站的戏份拍摄结束后,Tom的脸上已经沾满了黑色的燃油,这让他遇到了一个大难题:他没办法凭一己之力换衣服,否则那件红毛衣会变得脏兮兮。

他不太喜欢弄脏剧组的东西,包括他最爱的月光石号游艇(尽管他真的晕船),还有这件穿起来有些扎皮肤,又令他无比喜爱的红毛衣。相比之下负责陆上组的Harry和Fionn更惨一点,这两位都是在燃油里游了好几圈才被批准上来的,那身原本就灰扑扑的军装已经脏没办法再使用了,而Tom只在捞他们上来时不小心蹭到了一部分。但就那一瞬间,他也已经在心里尖叫了无数遍,然后狠狠抓住手里士兵的手臂。

Harry就在隔壁的换衣室。隔着活动房那层薄薄的木板,Tom可以清楚地听到他被助理摁着脑袋暴力清洗燃油的惨叫,这令Tom不得不感叹那位歌手优秀的肺活量。

“他叫得真惨。”Fionn评论道。

Tom忍不住笑出声来,一头扎进自己的物品堆里,翻箱倒柜寻找手机。“我要把这段录下来。”他说,“以后放给Harry听,我打赌他会苦苦求我把这个删掉。”

Fionn把胳膊伸了过去,“还有这个。”他说,“——记得拍下来。不用怀疑,这可是你抓的,我以为你和我的手臂有什么过节。”

Fionn快速地脱掉军装,拿起旁边的毛巾,擦拭着脸上的燃油。他的脸上沾了不少,实在很难清理,姑且只能这样缓解一下,等晚上再想想别的办法。

但Tom就没那么大大咧咧了。他拿着手机犯难;他的双手上都是燃油,但他不想就这样脱掉这件毛衣,如果可以,拍摄结束后他希望能买到一件和这一样的毛衣,因为Jack似乎真的很喜欢自己这么穿……

换衣室的门被敲了三下。Fionn回头,看到Tom还窝在角落里纠结不休,那件红毛衣还好好套在他身上,便应允道:“请进。”

刚刚还在被人想到的Jack推门而入,手里拎着一瓶香槟,快乐地说:“祝贺我杀青,Fionn,你有见到Tommy吗?”

“我就是Tommy。”Fionn摊开手,“您有见到我的Gibson吗?他好像没从商船出来,但我太想念他了。”

“老天,你还没把自己从角色里拔出来吗?”Jack哈哈大笑起来,用空闲的那只手点了点自己的额角,“住在我脑袋里的我的Tommy,Tom Glynn-Carney,你有见到他吗?下了码头后我就没看到他了。导演一说结束,他跑得比谁都快。”

Fionn早就习惯了这位前辈秀恩爱不分场合的举止,立刻举手投降,打住了这个玩笑话。他侧过身,让开一条路,让Jack去看角落,说:“他缺个双手干净的人帮他换衣服。”

“Fionn!”Tom忍不住在后面大叫,怪他说太多,就差把自己的最后一点面子也送给Jack了。“我自己可以!”

“你当然可以自己来。但是从我们进来换衣室,你已经有十五分钟没用手挨过衣服边儿了。”Fionn耸了耸肩,“我先走了,去看看Harry,剩下的录音我会帮你录完的。”

说完他就拎着毛巾出去了,还非常贴心地带上了门,一点儿也不像个才20岁的青年。

“十五分钟?”Jack说,“我找了你快半小时,结果你连衣服都没换好,甚至坐在这里发呆。Tommy,你今天晚上是不打算回去了吗?”

Tom注意到Jack还穿着那身空军军装,Collins的影子仍旧打在他身上,有那么一瞬间Tom觉得是Collins在和他说话,但Jack比那位空军飞行员多了一份亲密,让他心情愉悦,忍不住和男友再靠近一些。

“你也没换。“Tom理直气壮地说,“我会回去的,稍微晚一些,今天我也杀青,我需要庆祝。”

“我们可以开两次杀青派对,一次和剧组,一次在我家,就我们俩。庆祝你终于不用晕船了。”Jack向他走去,“和你妈妈说声晚上不回去?”

Tom点了点头。伸出双手,让Jack熟练地把他从那堆脏兮兮的道具里拉起来,然后帮他卷起毛衣边。“晕船太难受了!”Tom再次抱怨,这是他这些天来不知道第多少次抱怨了,“但很好玩儿,很有意思,如果我没有晕船晕到吐的话一定会更好。”

“你做的很好,我为你骄傲。”Jack给他把毛衣拉到一半,卡在胸侧的位置时,用余光可以看到他漂亮的腰线,“抬手。”

Tom听话地举起手臂,倒退几步,从红毛衣里把自己扯了出来。他的金发乱成一堆稻草,发出如释重负的叹息:“终于脱下来了。”

“你最好快点穿上衣服,否则我就要做点别的事了。”Jack把搭在椅子靠背上的衬衫递给他,“你没有带外套?”

“我没想到今天会降温。”Tom含糊着,穿上衬衫。海边的冷风无孔不入,穿透房间,他打了个哆嗦,干脆抱了抱Jack,随即不打算松手了。

“你暖和的像个火炉。”Tom评论道。他把脸埋在Jack的军装上,上面还有海水的味道。

“因为我抱着我的阳光。”Jack低头看他,两人从善如流的接吻。这个身高差刚合适,他甚至希望Tom永远是这个模样,他只需要低头,就能吻上他的嘴唇。


“或者你再把毛衣穿上?”

“……不,想都别想!”




评论(13)
热度(5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