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Dunkirk][Collins/Peter]四次Collins想要告白,一次是Peter先成功了

CP:Collins x Peter
字数:5880字
summary:Peter主动拥抱了Collins,祝他以后在战场上都能圆满完成任务,平安回到英格兰的土地上。他会等他一起迎接和平的到来。


@染烟 感谢太太喂我们粮,送给太太聊表心意。

以及这是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都非常棒的一部电影,推荐给各位。

BY 萧昱然




1.

海水淹没机舱室顶部的一瞬间,Collins以为自己会命殒于此。他将在这漫长的窒息感中结束他短暂的飞行员生涯,就像这场大撤退一样,从此成为英军历史上一架不怎么成功的僚机。

但他还是获救了。就在他垂死前条件反射地拼命挣扎时,游轮老板的儿子敲碎了驾驶室坚固的玻璃。死神不允许他离开这个世界,当新鲜空气重新灌入肺部,给予促狭生命重生后的第一缕活力时,他觉得没有什么比还活着更迷人的事了。

没过头顶的水随着他浮出海面而一同退散,没有海水的阻隔,阳光如此地近在咫尺,空气像是有形的生物一样弥足珍贵。Collins大口喘着气,感谢上帝,感谢救了他的人,也感谢那个足够坚硬可以敲碎了驾驶室的木棍。

在心理学上,通常来说,对于救起命悬一线的自己的救命恩人,被救者往往会在一瞬间产生强大的依赖情绪。Collins自认精神力强大,不会有那些听起来像小婴孩一样的想法,但他得承认,在他看见那个金发的红毛衣青年时,缺氧的心脏迸发出一大股活力。

上帝,他真好看。

向来被人夸赞英俊的Collins就那样失神地看着对方,直到青年用木棍戳了戳他的救生衣才回过神来。这次他干脆直视起对方的眼睛了。

作为第一次见面的气氛来说,这样的氛围的确还算不错。如果不是考虑到当前恶劣的环境和不太对劲的时机,他们一个在船上,一个还泡在海里的话,Coliins真想把这一瞬间的心动以英国绅士最婉转又最热情的方式全盘托出。

但现在还不行,现在他太狼狈了。

在炮火席卷的英吉利海峡上,Collins抹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充满镇定。

“下午好。”他看着他说。

事实上他还想补充一句,你的眼睛真迷人。

溺水的经验可不算太好。上船后,Collins打了个喷嚏,接过Peter递过来的热茶,还有那条厚厚的毯子。他的金发仍滴着咸涩的海水,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不小心跌进泳池里的金毛犬那样可怜。

Peter似乎对于落水的人经验丰富,他在红茶里加了驱寒的东西,只要一杯就可以让冰冷的嘴唇恢复温度。

作为正规军,Collins很快便缓解了劫后余生的战栗,开始审视目前的海空状况。直到Peter把手放在他的头上时,这种正规军特有的战场心理素质又一次被打破了。

他哆嗦了一下,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接触,他甚至差点打翻了红茶。

“你还好吗?”Peter显然也被吓了一跳,立刻挪开了自己的手。Collins望向他,他略有尴尬地解释道:“你的头发很湿,这样下去有可能会感冒的。我只是想……呃,帮你擦一下,这样你会感觉好一些。”

他抱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被陌生人触碰。”

不,不,我一点儿都不介意。Collins在心里呐喊不停。然而表面上他只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像个客气的大人一样,说:“交给你了。”


2.

通往敦刻尔克的航线上,大片泄漏的燃油像成群的黑色的鬼魅,漂浮在海面上。每个落在燃油里的士兵都狼狈不堪,大吼着,惨叫着,拼命划水四散,试图逃脱逐渐靠近的燃烧的死神。

Collins帮忙把一个又一个士兵拉上船,他没有看到Peter。他不在船尾的甲板上,也许正在另一边帮忙救援。

浸了水的英国士兵像千斤的石头那样沉,Collins担心Peter一人能否拉得动他们。船长还在驾驶室里,随时准备在燃油燃烧起来的时候带领所有人逃离这片恐怖的海域,救援的工作只能靠他们两个人来。

Collins处理完自己这边,飞快地绕到另一边,看到Peter正抬着一个高出他一头的男人,让他上了甲板。他的脚边还躺了好几个劫后余生的气喘吁吁的士兵。

“力气不小啊,孩子。”Collins立刻走过去,搭了把手,“别累坏了,我们还要靠你调整游轮的方向呢。”

“海军学校有固定的体能训练。”Peter挽起滑落的袖子,挑了挑眉,五官似乎被汗水和海水浸得闪闪发光,“空军先生,你觉得我看起来很瘦弱吗?我是在这艘船上长大的,大海是我的半个家。”

他说的的确没错。在海上长大的孩子多半熟谙水性,体力自然不会差,更何况他一直在海军学校念书,直到西线战争开始,学校的课才停了一大半。

Peter脸上沾着蹭上的燃油,看起来像块可爱的小煤球。

Collins被那个称谓逗笑了:“我要提醒你我们没差几岁。”

“但你刚刚叫我'孩子'。”Peter反击道,“是谁先开始的?嗯?你自己说吧。还有别停下手里的事。”

他们协力把最后一个士兵抬了起来,Collins注意到他的笑容,就和晴天里映在海面的阳光一样,这种炫目的程度让人睁不开眼,却又还想再多看一次。

实在太让人心动了。


3.

傍晚过后,Collins听到有人在哭。

天快要黑了,Peter一个人站在船尾,他的双手紧紧抓住方向标,力气大得似乎要硬生生掰折那段坚硬的木头。

船上的士兵几乎都睡着了,Collins还醒着。他端着一杯热茶,在Peter注意到自己时递了过去。

“你可以去休息一下,这里换我来。”Collins说。

Peter摇了摇头,说了句什么,Collins没听清,但他猜测那是一种拒绝。Peter接过那杯热茶,靠在方向标上啜饮起来。他的眼泪还没擦掉,挂在睫毛上时,随着刚点亮的照明烛光一起摇曳。

“我很抱歉,你的朋友……”Collins说,“他会感谢你带他回家的。”

“他是个英雄。”Peter说,“他在海军学校时就想成为一个英雄,但他还没来得及参军,就……”

就葬身在这艘游轮的甲板下面了。Collins由衷感到惋惜。他能从Peter的只言片语中察觉到那是个多么想让自己的生命发光发热的男孩,但上帝总是不遂人愿,能在一个人最好的年纪里,轻而易举夺走了他的生命。

Collins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他在两千英尺高空时就失去他的长机和另一架僚机,还得不表现出任何个人情绪地完成自己的任务。这种感觉痛苦到令人麻木,但仅凭这身军装,他就无从违抗军人的职责。他无法安慰这样的Peter。

他拿起刚刚找到的干燥的毛毯,决定换个方式来表达他的关心。Peter还站在甲板上,Collins小心翼翼地踩上去,用那张毯子把金发青年盖住,连同他的痛苦,他的无助还有他的眼泪,一同裹得严严实实。

Peter低下头,无奈地看着裹在自己身上的毯子:“……你这样我没办法喝茶,也没办法控制船航行的方向了。”

“我以为你会冷。”Collins毫不尴尬,他需要活跃的气氛。他边解释边为Peter把毯子松开了一些,“你现在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我刚刚问了你父亲,他说我们暂时不用改变方向。”

Peter终于同意了。他太累了,在失去了好友和一整天的胆战心惊之后,他还要强撑着精神,带这些士兵回家。

他让Collins帮他拿一下杯子,自己盘腿坐在甲板上,看着夜空下茫茫无际的大海,发出了一声叹息。

“飞机迫降的时候,我爸爸坚持要去检查你是否还活着。”Peter主动提起了白天的事,“那时候他的情绪变得很激动,我担心他会受不了……如果我们没能救你的话。他不能再忍受一次飞机失事,飞行员死亡的噩耗了。”

“是因为你的哥哥?”Collins问。

Peter点了点头。“他参战三周就牺牲了。当时我们都不能接受这个消息。”他说,“也许,我是说也许,如果当时有船只可以救起他的话,我们就不会……”

Peter低下头,沮丧的模样让他的金发看起来都变得黯淡许多。那架飓风战斗机究竟坠毁在何处已经无人知晓,他们甚至连飞行员的遗体都找不回来,更何况想要在大海上遇到一艘刚好拯救自己性命的船只,需要多大的巧合度,这难得几乎令人无法想象。

Collins坐在甲板上,他能清楚地感受到Peter的痛苦,一个未经受过训练的人第一次上战场总是难以想象的,更何况仅仅因为一个遭受炮弹休克症的士兵的无意之举,他刚刚失去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你需要一个拥抱。”Collin说。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了。

他张开手臂,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不由分说将拥有柔软金发的青年抱入怀中,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后颈和头发,就像对待一只猫咪一样温柔。

Peter蜷缩成一团,抬头看向Collins。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到眼泪了。

“抱歉。”他说,“我觉得我的确很需要。”


4.

质疑声往往是最要命的,它可以拖垮一个人的尊严,也可以磨损他的自信。

“Collins?”

Collins穿着显眼的蓝色空军军装,独自一人面对遭遇过空袭的士兵们的白眼,就好像他的存活是用来背负那些讽刺的。他谢绝了火车站的民众的好意,抬头时,他看到Peter一边喊他的名字,一边向他的方向跑来。

火车站台上到处都是等待的士兵,Peter穿梭在土黄色的人潮里,像一尾逆流而上的红色热带鱼。

“Collins!”他还在大声叫他的名字。Peter朝这边跑来,毛衣袖子双双挽到臂弯处,又因为拥挤而慢慢滑落了下来,直到他跑到Collins面前时,长长的袖口已经遮住了他半只手掌。这一切让Collins尽收眼底。

“你好。”Collins愉快道,“刚才你先下船了,没能见到你。我还以为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见了。”

“我忘了和你说再见。”Peter说,“你要去哪里?”

“回伦敦。”Collins说,“总有人要回去交接任务。”

“伦敦。”Peter喃喃重复道,像是在说一个陌生的名字,“你还会重回战场吗?”

Collins看向天空,夜晚的港口星光灿烂,像璀璨的宝石一样缀在夜幕上。但谁都不知道对岸的炮火什么时候会湮灭了这样的景色,战争永远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未知数。

“会的。”Collins说,“没准下次出海时,你还可以在海面上找到我呢。”

Peter愣了愣,随即作出一个不太满意这句话的表情。

两人对视一眼,很快便笑出了声。Peter主动拥抱了Collins,祝他以后在战场上都能圆满完成任务,可以平安回到英格兰的土地上。他会等他一起迎接和平的到来。

这正是每个有牵挂的飞行员最想听到的祝福。

“你很优秀。”他说,“爸爸说的对,船上的人知道你们为战争作出了什么样的贡献,我们都知道。”

一瞬间,那种油然而生的情愫再次在Collins胸口蔓延开来。它们穿过他的胸膛,穿透他厚厚的军装,像被击落了的飞机机翼那样冒出烟雾。他忍不住拉了把Peter,又将他抱在怀里,拍了拍对方不算坚实的背。

Collins抱着他,觉得这个拥抱太令人满足。他迫不及待地口问道:“Peter,我一直想问你,你有没有考虑过找个……”

“找个什么?”Peter说,“呃,你可以稍微松开一些吗?我有些喘不上气……你瞧,我爸爸在喊我了。”

Collins清醒了,一腔热血很快冷静了下来,成年人的责任感让他觉得现在仍不合时宜。他稍微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用双手握着Peter的肩膀,不过仍旧和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挨得很近。

“你不打算说了吗?”Peter有些茫然,“刚才你要说什么?”

“我要和你说谢谢。”Collins正经的模样实在是太过英俊,“其他的事情,等战争结束后我会告诉你的。”


5.

Collins没想到的是,要等到战争结束,居然需要漫长的六年时光。

在这期间,他无数次重新回到战场,面对空中的死亡。死神时刻将镰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它带走他新上任的同伴,他的长机,还有后来他的僚机们。但幸运的是,飞行员总是有惊无险地脱离困境——他活下来了,以战胜者的姿态,和数万万脱离战争苦海的人一样,庆祝和平女神重新降临英格兰的土地上,庆祝崭新的英国未来。

即使空袭轰炸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但伦敦仍待恢复往日的繁荣。首都的变化不算太小,Collins写了封信给远在英伦岛海岸线上的Peter,打算邀请他来伦敦做客。他表达了自己对当年救了自己的那位好心青年的思念之情,末了头脑一热,竟然将当年在火车站没说完的话都一股脑儿写了进去。

邮差拿走信封的第三天,Collins就后悔了。

该死,如果Peter看到他那些热情洋溢而尴尬的文字,不打算予以回应怎么办?他甚至不能当面去询问对方的想法,而且这封信很有可能就让他从此失去了和对方见面的机会。他甚至不知道最近他有没有搬家,有没有和别人谈恋爱,又或许他已经结婚了……一切都变得更糟糕,他有可能还没进入赛场,就被三振出局。

真该死。他一边嘟嘟囔囔,一边飞快地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在得知火车站又要停运一周输送补给时,年轻飞行员那颗火热的心都快要被紧张淹没了。

一周后,火车重新载运,Collins站在港口,按照免费赠送的地图指示,摁响了门铃。

“你好,这里是……”Peter边说边打开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Collins觉得他朝思暮想的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Peter似乎长高了一点,五官还是那么好看,他的眼睛和当初平静的、波光粼粼的英吉利海峡一样,令人着迷得无法挪开视线。

他那么熟络地叫着自己的名字:“Collins!”


Collins来的时间太巧了,Peter正独自在家喝下午茶,那些小点心摆在干净的白瓷盘里,和越发英俊的青年一起成为一幅应刻在记忆里的珍贵的油画。

“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在下午。”Peter打趣道,“这其中有什么意义吗?”

“事实上,一周半之前的某个下午,我寄了封信过来。”Collins试探着问,“你有收到吗?”

“什么信?”Peter对此表现出了茫然,随即恍然大悟,“不,我没有收到!邮局在整修,他们已经一周没有开门了,你的信可能还没来得及送。”

那真是太好了!Collins悬了一周半生怕被拒绝的心终于坦然放下。他注意到这个家里并没有女主人居住的痕迹,那只放在膝盖上的手收紧了一霎,随即向Peter提出邀请:“你愿意来伦敦吗?我是说,过来玩玩,看看伦敦的景色。那里和战前有所不同,我觉得也许你会喜欢。”

“年轻人都喜欢那里。”Collins又补充道。

Peter看向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所以你从伦敦到这里来,只是为了邀请我去伦敦做客吗?”

“差不多。”Collins露出爽朗的笑容,“当然也有别的事。比如我觉得你需要一个……”

“需要一个?”Peter看着他的眼睛,跟着他的话头重复道,“五年前你在火车站也是这么说的。我究竟需要什么?”

该死。Collins恨不得缝上自己的嘴。他兴奋过头了,差点又要提前他那一系列慢慢培养感情的邀请计划。谁知道这六年里,Peter改变了多少?他需要一个计划,一个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计划,而不是这样冲动的就……

Peter若有所思地望着略显窘迫的他,那双眼睛里藏满了英吉利海峡的星星。

“你说的没错。”Peter说,“我可能缺一个男朋友——五年前你是想说这个,不是吗?”

“是的……不,等一下,你说什么?”

Collins震惊了。在看到Peter狡黠又可爱的笑容时,他立刻明白他的心思早就曝光了。他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你变坏了。”Collins无奈地看着他,“五年前你可不是这样狡猾的小家伙。”

“毕竟已经过去五年了,战争都结束了。”Peter说,英俊的笑容与曾经如出一辙的迷人,“何况没人保证一见钟情很快就会消失。空军先生,难道你觉得我看起来很不谙世事吗?”





end.

评论(26)
热度(17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