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鲜血浇筑共和之花。”
太忙导致填坑不定
坑多粥也多,喜欢评论和心心

【叶蓝24H/23H】共享职业选手的小半天

 @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 

原作向,灵感来自空间的共享男友APP

感谢主催邀请,以及在最后关头鞭策我赶快写完的诸位 T^T 祝各位七夕快乐!有对象的请更幸福没对象的请更有钱——总之祝大家越来越好!


BY 萧昱然



-

G市主办的全明星赛结束后,蓝河从联盟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那张号码牌,整个人都是懵的。

“就是说,接下来的时间里,你有一天可以和喜欢的职业选手单独相处一下。”负责发卡的工作人员解释道,“仅限联盟内部人员有机会被抽中,所以只是个小福利而已,不要太有心理压力。”

蓝河拿着这张黑卡,举起横看右看,觉得心理压力的确不小。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记忆里,他压根儿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参与过这个活动。

“呃,我什么时候抽这个了?”他说。

“我们用工号随机抽取的,所以完全没问题。”工作人员说,“真的不是诈骗。你要不要先去洗把脸擦擦汗?脸实在太红了。”

何止是脸红。蓝河又被叮嘱几句,这才晕晕乎乎地点点头,脚步虚浮地离开员工休息室,前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那张号码牌被他捏得严实,皱巴巴的,像张废弃草纸,更可怕的是他脸上一直露出的迷之笑容,仿佛手里攥得是一把稀世珍宝。

叶修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碰到站在门口嘿嘿笑的蓝河。

见到他,蓝河咳了一声,不笑了。

“在这儿干嘛呢?”叶修问。

“上厕所啊。”蓝河说。

“上厕所还傻笑?”叶修说,“别是做什么坏事儿呢吧,脸这么红。”

蓝河也不气,得意洋洋展开号码牌:“看!”

“哦,这个啊。”叶修看了一眼,说,“今天运气挺好啊,抽到谁了?”

“不知道,我还没拆开呢。”蓝河摇摇头,“我脸很红吗?”

“红啊。”叶修说,“像猴屁股。”

蓝河白了他一眼,把号码牌塞进口袋里,想起自己并不是来上厕所的,于是匆匆洗了把脸,擦干水渍就出来了。

叶修果然还站在门口等他:“几点下班呢。”

“已经收场了,剩下的是别的部门的工作。”蓝河说,“咱们几点回去?”

“等你看看你抽到谁了再说。”叶修凑过去要摸他口袋里的号码牌,“要是抽到别人了,那我就拿去换成我的。”

蓝河啪得打开他的手,哭笑不得:“至于不至于?你都在我家住了五天了!非得天天黏在一起才行吗?”

“才住了五天,我的计划可没有这么短。”叶修说,“黏在一起好啊。你快看看你抽到谁了,不然等下人走了我不好换号。”

叶修似乎铁了心要捣乱,蓝河觉得可爱,干脆攥着口袋里的号码牌和他肩并肩一起往休息室走,就是坚决不拆开上面的贴纸。

“你拆啊。”叶修还在催。

“不拆。”蓝河说,“我害怕,万一我拆出个和黄少同游夜市,你给我换了怎么办?”

“那肯定得换。”叶修保证道。

事实上蓝河怕的倒不是这个,而是怕自己真的抽到黄少天——粉丝见偶像定律万年不变,哪怕蓝河就在蓝雨俱乐部工作,时常能见到黄少天,偶像也是不能磨灭形象的。

别担心,别担心。蓝河在心里暗示自己数次,只是一个小活动而已,大不了就当共享单车的免费骑行次数来用。虽然这比喻用在各位职业大神身上着实不妥,但……

“还没看完?”叶修站定在蓝河后方。越过他的肩膀,他能看到那个撕了一个小角的贴纸,其他地方都是崭新的。

就这小小的一个角,蓝河都纠结了半天才撕开。

“这样不行啊,小蓝。”叶修说,“磨磨蹭蹭,怎么树立快准狠抢boss典范的?”

叶修边说边伸长了手臂,一个偷袭,号码牌最终还是落入了网游大魔王手中。

“还给我!”蓝河立刻反应过来,转身就要抢,“我自己拆!自己拆!”

“得了吧,三分钟的路程你在我前面走了十分钟,实在太煎熬了,现在我要带蓝大大脱离苦海。”叶修说。

“你等等……”蓝河努力挣扎,“我自己……”

但半角贴纸已经被叶修捻在手中,就像只待宰的柔弱羔羊……只听呲啦一声,蓝河挣扎已无用,立刻捂住脸:“不要拿给我看!”

叶修嗯嗯答应着,嘴里咬着烟,待看清上面的名字后,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蓝河捂住脸的手指叉开,露出两只眼睛,紧张而好奇。

“运气真好啊。”叶修掌心向下,把那张号码牌啪得贴在蓝河的额头上,“你喜欢的。”

“黄少吗啊啊啊啊啊啊?!”蓝河激动得心都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叶修背对着他摆摆手,让他自己看,自己快步向前走去,回休室了。蓝河站在走廊上,脑袋上一圈礼炮围绕着那张号码牌轰轰齐发,数万支箭击中他的心,他快要冒烟了。

黄少黄少黄少!!!

黄少黄少!!!

黄……

蓝河边在心里爆炸成小烟花,边小心翼翼摊开手掌,捧着那张被自己汗水濡湿的号码牌,凑上去看上面的字。

“叶修”

-

“怎么是你?!”蓝河说。

“怎么不能是我?”叶修说。

“你说是我肯定喜欢的!我还以为是黄少呢,激动半天!”蓝河说。

“没毛病啊。难道你不喜欢我?”叶修说。

“不是……你,我……”蓝河气结,“喜欢是喜欢,但是你怎么还占名额的!”

“我也是职业选手一份子啊。”叶修理直气壮,“而且负责这个活动的人又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没法换人,对吧?”

“……你说得有理。”蓝河熄火叹气,“号码牌我要留着做纪念,你别揉了。”

叶修哦了一声,咬着没点上的烟,把那张被蓝河揉成草纸的号码牌铺平了,塞进口袋里。

蓝河指了指叶修的口袋,说:“今天我翻了叶修大神的牌子,回去可以在朋友圈上显摆一下。”

“可以的。你还能考虑攒个九宫格。”叶修说,“准备好共享职业选手的生活了吗?”

“我天天都在共享叶姓职业选手。”蓝河从长凳上起身,“你想去哪里?提前说好,公共场合人太多的拒绝,你的粉太多了。”

“还有哪儿能去?”叶修问,“你是本地人吧。”

蓝河想了想也是,掰着手指开始细算G市的夜景和夜市,算了一圈就泄气了:“景点你都去过,夜市你也吃过……还有哪儿啊!”

“逛景点就算了吧。”叶修说,“太累了,我坚决抗议。”

蓝河叹了口气:“那怎么办?”

叶修想了想:“就去你家吧。”

-

说是“去蓝河家”,更准确的表达应该是“两人一起回去”才对。

全明星赛期间,叶修一直住在蓝河家里,美名其曰当地有熟人就省了联盟一份公费,为主席省钱省事,然而实则是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

当然,两个宅男的生活远没有小说里那样精致。两人坐地铁离开体育馆,一路偷偷摸摸生怕被哪个荣耀迷认出来,又在楼下买了熟食带回去(像往常那样,蓝河买,叶修在外面等),准备简单解决今天的最后一餐——蓝河在赛场内跑上跑下忙了一整天,而作为职业选手的叶修也并不比他们轻松,因此这顿饭能多方便就多方便,也省得他们再多耗费力气。

这简直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蓝河看着那张丢在桌子上的号码牌,上面是叶修的签名,想了想还是拾起来摆在博物架上,君莫笑的手办旁边。

叶修洗完碗,招呼他:“来不来抢boss啊?”

“抢抢抢。”蓝河说,“我要和他们显摆一下,今天我翻了叶神的牌。”

“那和我一队呗?来个绑定奶,就你之前用的那个小号。”叶修说,“玩儿挺好的。”

“滚。”蓝河没好气,“我只会玩儿剑客。”

蓝河抱着笔记本坐在旁电脑桌的另一边,坚决地刷上蓝桥春雪的号,刚上线,消息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聊天窗口。

“听说叶神在你家?!”笔言飞的。

“拔他网线!踢他插座!抢他BOSS!”曙光旋冰的。

“加油。”春易老的。

蓝河一脸问号,挨个问他们怎么回事。春易老率先回复:“微博。”

蓝河退出全屏,打开微博,特别关注分组里,叶修发布的一条文字消息躺在那里,配图是那张叶修签过名字的号码牌,显示时间是在熟食店门口等蓝河的那阵子。

兴欣_叶修v:被蓝大大翻了牌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转圈][转圈]

蓝河忍无可忍,把抱枕丢到叶修身上:“哪里可喜可贺了!”

-

蓝河接受了一晚上消息的狂轰滥炸,从密聊到近聊到QQ消息,哪里都逃不过眼尖的人。最后忍无可忍,全部关掉提示才得以消停。

“下次不准这样了!”他站在厨房,拿汤勺教训对象,“就算要在微博上说,也不能提我!”

叶修哦了一声:“不公平啊,为什么我想秀个恩爱就这么苦?”

“因为我会被集火。”蓝河说,“虽然我心里也美滋滋的,但是那么多消息太晃眼了,一条一条处理我还要不要带团了。”

“也是。”叶修点点头,表示接受,“面熟了吧。”

蓝河转身捞面做夜宵,给叶修那碗捞荷包蛋时,自己先咬了一口。

“看到这个牙印了吗?”蓝河说,“这是对你刚刚抢走我们蓝溪阁BOSS的惩罚。”

叶修点点头:“看到了。”

他靠近了伸手去端碗,顺便微微低头,迅速亲了口自己的对象,正色道:“这是我的歉意,请蓝大大接受。”

“靠,”蓝河抹了抹嘴巴,哭笑不得,“怎么什么样都是我吃亏?”

“共享职业选手,这波不亏。”叶修说,“别人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蓝河连忙是是是,两人一起吃了夜宵,又回去继续玩儿游戏。全明星赛已经结束了,蓝河获得了三天在家上班顺便休息一下的假期,理所应当玩儿了个通宵。

最后蓝河是被叶修抱回床上去睡的。他累了一整天,熬夜能力到底不如已经习惯了的叶修,迷迷糊糊只感觉自己被抱起,而对方的温暖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不断传来,让他忍不住贴的紧紧的。

“蓝河,你再不起来,共享职业选手的福利就要没了。”叶修说。

“没了就没了吧。”蓝河半睁开眼睛看着他,“不稀罕的。”

“怎么又成了不稀罕?”叶修捏他鼻子,“醒醒,醒醒,熬夜能力这么差,还是年轻人吗?”

蓝河挥开他的手,又主动抱住叶修的胳膊,把人缠得死死的,就是不丢手。

“不稀罕就是不稀罕啊。”蓝河嘟嘟囔囔,“都是我男朋友了,我还不给别人共享呢。”

后来他就睡过去了,以至于叶修到底是几点睡的也不知道,只记得最后那段对话里叶修说了什么,却不太记得自己的回复。

第二天蓝河醒来时,叶修已经先他一步睁开了眼睛。他迷瞪了一会儿,等阳光逐渐清晰,才翻了个身,两人贴的近,他便把腿搭在叶修身上,在晨曦微透的早晨看着他。

“醒了不说话?”叶修说,“早上好呢?”

“早上好。”蓝河打了个哈欠,“我好困啊……昨天半夜又抢BOSS了吗?”

叶修列举了此间一下熬夜的经历,说:“说好的翻牌子,你睡的比谁都熟,叫你都不听。”

蓝河嗯嗯嗯,脑袋往前一撞,怼进叶修怀里,讲话讲得嗡嗡嗡的。

“我觉得这个共享职业选手一点用都没有。”蓝河说,“他们没我这种福利,不公平。”

“也没有人能像你一样,上来就能抽到自己对象的。”叶修说,“一共就十个人参与,你那天摇号摇到5,记不记得?那个摇号机就是为了选这个才做的。”

蓝河仔细一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没想到那个机器是拿来搞这个的。”蓝河说,“还以为要分配工作区域呢。”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叶修说,“好玩儿吗?请发表一下共享职业选手的感受。”

蓝河想了想:“还行吧,比共享单车好一点。”

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比喻,总觉得哪里很奇怪,直觉让他选择还是跳过这个话题比较好。

“其实我觉得这样就很好。”蓝河说。

“怎么个好法?”叶修问。

“就是,别人只能共享职业选手半天,顶多算个运气爆棚抽到号码牌。”蓝河说,“而我可以和这位选手一直谈恋爱。是不是很幸福?连我都要羡慕我自己了。”



end.

评论(25)
热度(57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