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叶蓝]VC即食柠檬片

*搭伙过日子。吃酸与吃甜。




冰箱里塞进了两包VC即食柠檬片。

蓝河打开冰箱时,两袋柠檬片还没有人动过。那层薄薄的密封口还是崭新的,撕口平滑且完整。包装上,翠绿的叶子和亮黄色的柠檬片闪烁着层层水珠,令人食指大动,只是看一眼,唾液便不由自主地从口腔深处分泌出来。

“叶修,吃不吃柠檬片?”蓝河大声问。他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梢还滴着水珠,顺着白皙的脖颈流进衣领里,后背很快晕出一小块水渍。

叶修没有回答。蓝河等了一会儿,拆开包装,仔细端详里面三块扁扁的柠檬片,又捏了一块出来。手指上的触感有些粘腻,他可以想象到这些小零食被塞进嘴里时会有多甜。

甜就好了。向来就嗜甜的蓝河,把那块柠檬掰成了两半,其中一半随意就往嘴里一丢。

把世界想得太美妙的蓝团长,立刻被酸得皱住了脸。

屏幕里,君莫笑推倒了这周的最后一个野图boss,叶修摘下充满欢呼声的耳机,倒在椅子里抻抻胳膊腿儿。

蓝河进浴室洗澡之前泡好的茶已经喝得见了底,叶修又抻了会儿腰,觉得自己又渴又饿,关掉电脑桌上的台灯,从书房里摸黑出发,向厨房前进。

蓝河正被酸得要命,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站在冰箱前面不说话。叶修见他捂着右脸,好奇道:“这是怎么了?牙疼还是长了青春痘?”

“我都快三十了。”蓝河郁闷道,“冰箱里那个柠檬片是你买的?酸死了!”

“不是我买的。”叶修说,“八成是你之前买东西送的,回来随手塞的吧?”

叶修径直拉开冰箱,看到侧面的置物处顶端还有一包柠檬片。他绕过亮黄色的包装袋,抓了一个鸡蛋和一小把青菜,在蓝河的目光中关上了冰箱门。

“我饿了。”他解释道,“一起吃?”

蓝河哦了一声。点了点头,手还捂着脸。过了会儿酸酸麻麻的味道已经从牙齿表面扩散到了牙龈,稍微好了些,他就单手去帮叶修洗青菜,然后站在他旁边看他熟练地打鸡蛋。

“小香葱。”蓝河指挥道,“把香油瓶拿出来。”

“剩了个空瓶子。”叶修按他说的找到瓶子,拎在手里晃了晃。

“那就放麻油吧。”蓝河用小腿碰了碰叶修的,“去那边儿站着,我找,你别又把我的备用碗给打了。”

经常在这方面犯错的叶修立麻利地站旁边拆方便面去了。三块面饼摆在案板上,九包调料码了一排,连真爱款经典红烧牛肉面的配方都在与时俱进。

酸味已过,蓝河抱着电水壶接水烧水,叶修去点天然气灶。两人对着平静的锅底发呆,过了会儿叶修又去翻冰箱,找到蓝河吃了一半的柠檬片。

“别吃了,那个特别酸。”蓝河说,“我牙都要倒了。”

叶修也捏了一块出来,对着厨房温暖的灯光。漂亮的柠檬片看起来有些薄,能看见零星的糖屑,但蓝河仍在一旁执着地说“真的很酸啊。”

叶修把柠檬片塞进嘴里,哼着歌去拿切好的小香葱,又从水果盘里摸了几颗草莓,洗了一个一个塞进蓝河嘴里。

“这个甜。”叶修说。

“也不是很甜……”蓝河咬着草莓,含含糊糊地说。

锅开了,水咕嘟咕嘟地翻滚,一层小小的气泡翻腾上来,变得巨大又噗噗破掉。叶修把青菜下进去,又接过蓝河递过来的面饼,调料,小香葱,材料一样接一样的。两人谁都不说话,在厨房里连身都不用转,就能准确无误地触碰到彼此的手指尖。

蓝河打开冰箱,看着剩下的一代柠檬片,问:“那你之后想吃了记得拿。我看离过期还早,但是腌渍食品要少吃,想吃了就趁早。”

叶修嗯了一声,说:“其实也没那么酸啊?要不把柠檬片拿过来,煮一片试试?”

“别别别,放过这锅面可以吗?”蓝河说,“而且咱们家是你比较喜欢吃辣吧?糖醋小排,松鼠鱼,酸辣汤……是谁之前早上不起来,赖在床上哼哼唧唧要点菜的?”

“咳,其实还好吧。”叶修摸了摸鼻子,“在H市呆久了,习惯了。你不要随便揭我黑历史,上次是谁发烧了不去上班,躺在家里迷迷糊糊地,还要给我打电话喊我带蛋糕回去的?”

蓝河的眼睛迅速撇到一边,假装厨房里没有叶修这个人。

“其实我也不是爱吃酸的口味。”叶修说,“可能以前还是稍微偏咸一些的,点心之类的就会买咸。”

“那你现在这么能吃酸?”蓝河对酸无力,边说边打了个哆嗦,“妈呀诶,一想起来刚才那个柠檬片的酸味儿,窜得我又起鸡皮疙瘩了。”

他夸张地抖了抖胳膊,去拿刚刚叶修打鸡蛋用的空碗和筷子,打开水龙头冲洗起来。

“因为你不喜欢吃酸的啊。”叶修说,“我还能接受一点,以前都帮你解决了,后来习惯了也就不嫌酸。”

“啊?”

蓝河愣住,顿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走神思索之间,手里的筷子没拿稳掉了一根,就像心脏上的节奏音符,跟随叶修的只言片语来演奏,忽然倏地落了一个,顿时不成了章法。

这么想来,似乎叶修的确没说过他爱吃酸,但蓝河以为他在H市久居,口味必定是比较偏向那些当地的经典菜系……一想到叶修一个咸党,硬是被自己满桌的酸辣肚丝汤糖醋排骨之类的投喂六七年,蓝河的心情顿时有种说不出的微妙。

他抬起湿漉漉的手,摸了摸心口,觉得麻痒中窜出一阵阵温热,像正做在插板上的电热水壶,马上就要烧开了。

“吃酸有益血管软化,还能增强身体新陈代谢。”半晌,蓝河说,“明天买点山西老陈醋回来做菜吧。”

“行行,听你的。”叶修说,“要不把家里的泡面也都换成老坛酸菜味儿?”

“……那个就不要了吧?”蓝河挣扎地说,“也,也不是必须顿顿吃酸的!”

“我开玩笑呢。”叶修笑道,又手忙脚乱地去揭锅盖,搅了搅煮得香气四溢的泡面,尝了口全是调料的汤。

“快快,锅开了,去把桌垫放好……”





the end.
好饿。今天为了买螺蛳粉,在没有空调又挤满人的店里排队等了半小时,回来中暑了。
真想吃,但是要空一空胃,所以不能吃……

评论(33)
热度(41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