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TF][擎蜂OPB]和平时代

副标题《Sam不太懂,为什么世界和平了,他的好兄弟大黄蜂带回来的火种伴侣,是那个传奇式的领袖擎天柱(性别男)》

*变5背景,TFP梗有
*碳基化
*bee视角,全员生存,声音恢复有,私设有

愿世界和平,大家手拉手协同共建设塞伯坦人新社会。

5000小短篇,诸位,请吃安利吧(🙏许愿)




正文.


Sam拿着橡胶软管的一端,在母亲第二十八通电话留言的催促下,终于打开了车库的水龙头。

距离世界危机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除了生活在古巴的机械生命体,其他没有打算离开的人,似乎都选择继续隐蔽了下去。这半年来Sam几乎没有在任何地方见到过伪装成车型或是飞机形态的他们,当然,隐藏的最好的莫过于汽车人们,Bumblebee也不例外,禁令解除后,Sam至今都还未再见到过他。

地球足够大,那些大个头的外星生物如果想躲,哪里都藏得下他们。

阳光正好,草坪拿杂草机推了三遍,花园里没有一朵夏季的花被自己误伤得凋落。一切都非常完美。Sam打了个响指,放大收音机,今天是个邀请Mikaela出去玩儿的好日子,开着那辆二手市场淘回来的摩托车,他们可以从家门口一路窜到五个街区外,再从那里慢悠悠地回来,路上还有烤薄饼吃。

Sam陶醉地想着接下来的一整天,直到车库里传来砰得一声巨响,惊得他立刻丢下水管,抄起铁铲往车库跑去后,傻眼愣在了原地。

一辆熟悉的黄色涂装的跑车撞进乱糟糟的车库,还没熄火就开始变形,最后缩成了一个穿着简单T恤和短裤的男孩,站在跑车的位置上,抬头就看见了他,蓝色的眼睛像是刚刚下过雨的天空。

“你,你……”Sam觉得自己的舌头都打结了,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试图叫醒现在这个沉醉在梦境里的傻瓜,“Bumblebee?!”

“借用厕所!”

Bumblebee开足马力向走廊尽头的浴室跑去。他的速度太快了,一点儿也不像个二十一岁的人类男孩儿,倒更像他那抹足了上好车蜡、悉心打磨抛光过三百次的漂亮的雪弗兰,足以在平坦的加州公路上飞驰数个小时。

很好,许久未见后,他的好兄弟大黄蜂,告诉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他要上厕所。就算他能理解,这一路过来也许Bumblebee找不到合适的停车点,又或是他还不习惯自己的人类形态,但……

五分钟后,Sam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身后跟着他刚刚还在怀念的老朋友。只不过这几年过去,当对方忽然出现在他面前时,那种差别感更为剧烈。

Sam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刚刚没有看到他变形过程,恐怕自己根本认不出来bumblebee——无论是长相,还是——

“……你为什么这么矮?”Sam反复打量他,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Bumblebee陷入了一段沉默,最后摁亮了Sam床头柜上的收音机,里面传来一段尖锐刺耳的噪音,他以此来表示自己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好吧,让我看看……一米七五?”Sam举着苏打水,在Bumblebee周围绕了一圈,试图安慰他最要好的伙伴,“一米七七,不能再多了,不过别担心,也许你的人类形态还会长高的,毕竟你只有二十一岁……的人类年龄,骨骼需要发育,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Sam觉得自己说不下去了。他的喉咙有些痛,可能是回忆那玩意儿像酒精一样侵蚀了他的嗓子。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当他抬起头时,Bumblebee正看着他,用那双蓝色的眼睛,像以前一样眨了眨。

Sam平稳了下来,半晌,他举起苏打水瓶:“现在,Bumblebee,我们来干杯,为世界和平,更为我们又见面了。”

Bumblebee终于可以尝试这些人类酷爱的碳酸饮料,并且不用担心任何二氧化碳等成分对线路的腐蚀,他抱着可乐瓶端坐在Sam的床边,仔细从里到外打量这间屋子——以前他都是从窗户那儿从外往里看的,而且多半是Sam拉着窗帘门头睡觉的时候。

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却又仍旧有十分之九的相同之处。对面的墙壁上有一扇可向外推开的木质窗户,窗沿上摆放着几盆简单的仙人掌,其中有一盆甚至都开了花。这些以前并未出现在Sam的房间外过。

从窗户那里望去,他能看到他毁掉过的花园,花园中间的小型喷水池,还有他住过的狭小的车库。

“你以前在那里哭。”Sam指着车库一隅,“哭得可惨了,眼泪哗哗的流个不停。你知道那都是我存钱换来的汽油吗?当然不知道,那天你把油箱里哭了个干干净净后,为了安慰你,我还给你买了精装罐汽油,用了给Mikaela的生日礼物的钱。”

“但你们一直在一起。”Bumblebee看着车库,以他良好的视力,轻松就找到了当初那个用来玩儿的巨大的金属球,“你们谈恋爱的时候,还嫌我不太好看。”

“然后你就把我们扔在隧道里!”Sam哈哈大笑,“你太在意这个了,不过男人都爱好车,如果当初我的钱够用,我也不会去二手车交易市场跑一趟的。你觉得黄色涂装的雪弗兰怎么样?”

Bumblebee跟着笑了起来,漂亮的蓝色眼睛旁有一缕金色的阳光,闪烁着明亮的星星。

“你们接下来要去做什么?”Sam问,“我很久没有听到过关于你们的消息了,现在世界和平,你们打算回塞伯坦星吗?”

Bumblebee摇了摇头,两人陷入了沉默。好半天后,他终于鼓足勇气,说:“Sam,我有了火种伴侣,也许以后我们不会离开地球,就在这里生活了。”

“火种伴侣?呃,你说过那个,类似我们结婚一样的传统?”Sam努力回忆他那少得可怜的塞伯坦常识,基本都还给面前这位兄弟老师了,“恭喜你!好兄弟,不过你认识的汽车人里有女性吗?还是说在霸天虎?又或者新加入的……?”

“不,是大哥。”Bumblebee打断他,声音脆得像一块盐饼干,“Optimus Prime,你认识的,Sam,我们的领袖。”

“什么?可他是……”

“塞伯坦对性别没有那么多要求。”

Sam语塞了。

同一时刻,Mikaela的电话打了过来,Sam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火速接了电话,三人立刻约好在街区外的公园见面。

Mikaela在公园附近打工,刚刚在电话里,她已经了解了大致情况,但等到她真的看见Bumblebee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给这个曾经与他们共生死的机械生命体一个拥抱。

“你现在更帅气了。”Mikaela毫不吝啬赞美之情,“擎天柱很有眼光,居然就这样带走了我们的大黄蜂。”

Bumblebee像人类一样与她拥抱,松开后手足无措地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紧张得都快忘了自己已经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我以前还想像过,如果你会找一个对象,然后有一个小汽车人……”Sam说,“现在都没有了。”

“塞伯坦人不会生孩子,Sam。”Bumblebee结结巴巴地说,“你对我们有误解,我们是火种创造出来的生命,没有生育能力……”

“你别欺负他,Sam。”Mikaela打趣道,“我曾经还觉得可能是辆漂亮的玛莎拉蒂呢。”

三人坐在花园里追溯过去,聊得火热朝天,约莫是回到了同龄人身边的缘故,Bumblebee的话多了起来,直到他接到了基地的通讯请求。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通讯器,又抬头看向两人。

“接啊。”Mikaela笑了起来,“我们不会说话的,假装不在?可以吗?必要的时候我会捂住Sam的嘴的。”

Bumblebee连忙说不用,当下便同意了通讯请求。

“Bee。”Optimus的声音从通讯器那端传来:“你的坐标显示有些偏离Sam家,遇到麻烦了吗?”

“Bee?!”Sam和Mikaela同时大叫出声。Sam的眼睛瞪的圆圆的:“我都没这样叫过你几次!”

Mikaela拼命冲Sam使眼色,要他降低分贝,否则通讯器那头的领袖都能听到他的抱怨了——就算是拥有了变形人类的最新仿生技术,但谁也不能保证,Optimus会在此状态下暂时失去所有属于他们机械生命体的特有优势。

Bumblebee有些为难,他不太愿意和他的大哥说谎,可Sam……

Bumblebee转过头,Sam推了推手,示意他自己想办法。

“呃,我们在对面街区的公园里。”Bumblebee四处环视,下意识将整个环境都描述得像份侦查报告一样,呈现给Optimus,“这里环境很好,上一次Sam带我来这里的时候,我还撞伤了保险杠……不,这次没有了,Sam不让我变形,我们走路过来。”

他聪明地关上了外扩,这下Sam和Mikaela什么都不听不到了,直到他们结束通讯,也不过短暂的两分钟而已。

“噢,学坏了。”Mikaela笑道。Bumblebee窘迫地冲他们摇了摇手,挂断通讯器。

“大哥让我早点回去,他说地球晚上很危险。”Bumblebee沮丧地垂下脑袋,像只可怜的小狗,“我得走了,下次有时间我再来。”

Sam的住处离他们的基地有些远,一来一去就要花费半天时间,但好在他们已经和人类签署了合约,时间还长,他总能积攒出假期,能陪Sam兜风玩耍,就像曾经那样,度过无数个有漫天星辰的时光。

两人陪Bumblebee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看他重新变回了车形。Sam和Mikaela搭在他的车窗上,进行今天的总结式聊天,都不愿就这样结束了这短暂的一天。

最后,Sam问道:“以后你还要出那些危险的任务吗?”

“我是侦察兵,Sam。”提到自己的未来,Bumblebee发出一连严肃的串蜂鸣,“士兵永远不会拒绝自己的任务,世界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重回战场。”

“那祝你一切顺利。”Sam拍了拍他的车门,就像当初他拍他的手臂那样,“加油,兄弟。”

Bumblebee整辆车轻轻晃了晃,继而再次发出一串蜂鸣,发动马达,绝尘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Mikaela看着那黄色身影消失的地方,忍不住问道:“他最后说了什么?”

“他说,'我很高兴能再见到你。'”Sam忍不住笑了起来,“'谢谢,我的家人。'”




end.

后续.

Sam没有注意到他的车门换了新的,这点让大黄蜂安了心,否则以他们铁哥们儿的关系,Sam要是知道自己的翅膀兼车门被擎天柱拆过一次的话,多半是会激烈抗议的。

基地里不用保持人类模样,但大黄蜂是这里最年轻的小伙子,即使征战多年,也淹埋不了他对一切新事物的好奇心。所以直到擎天柱从安全局回来时,他还保持那副人类男孩的模样,在救护车的那些机械设备旁爬上爬下。

“大哥,你回来了?”大黄蜂第一个注意到擎天柱。他从高处的栏杆上一跃而下,重新变为机械体,差点儿没掌握好力道把救护车的机器砸出洞。

他跟在擎天柱后面,从他去医疗室做检查到询问值班人今天基地的状况,寸步不离。身后的那对小翅膀扑棱了两下后,一直保持高速飞扇的状态,以至于十字线从他身后经过时,嘲笑道“这是哪里钻进来的小狗狗。”

大黄蜂闻言立刻发出一阵愤怒的蜂鸣,差点儿就扑了上去,把他摁倒在地开揍。

“别在这里打架。”擎天柱拎开了小战士,十字线趁机立刻开溜,临走前还甩了个鬼脸,激得大黄蜂在领袖的手里一番挣扎,“今天的恢复做了吗?”

大黄蜂被动地转过身,继而又高速扑棱起自己的翅膀,“完美如新!我现在就可以出任务了!”他骄傲道。“当然也可以把十字线摁在地上揍三百次。”

“你恢复得很快,bee。”擎天柱摸了摸他的脑袋,“不过任务暂时没有,打架也不行。”

大黄蜂但肩膀有些垮,擎天柱接着说道:“——但以后会有机会的,今天国土局邀请我们以后同他们并肩作战,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继续为这个星球继续奋战了。”

大黄蜂的眼睛又亮了一截:“我会随时听候大哥的调遣。”

“不过这个暂时不重要。”擎天柱说,“所以今天你和Sam说了什么?我听到他在埋怨我了。声音很小,但依旧听得清。”

“呃,一些年轻人的话题。”大黄蜂转了转眼睛,“当然了,还有小汽车人!”

“什么?”高大的领袖从未听过他的火种伴侣提起这个名词,“小汽车人?”

“人类的说法,他们管这个叫爱情的结晶。”

“人类繁衍后代的能力吗?”

“没错。”大黄蜂认真道,“但我和大哥不需要人类的那种能力,也能一直在一起,不是吗?塞伯坦人世世代代都是这样,前辈,前前辈,无数代人往前,包括在战争中,我们都是靠火种在一起的。”

大黄蜂从擎天柱旁边跳开,站在一旁的台阶上,两人视线齐平。

“所以现在,我要补给大哥一个'合约',像人类那样。”他指了指自己的火种室,骄傲地说:“以我的火种的名义起誓,我的家人,我的战友,以及我的伴侣,我将永远保护他们。”

“即使是在和平时代,百废待兴,我也不会放松警惕,哪怕重返战场。”

他停顿了下:

“誓言永不落入尘土,如同星辰被掩埋。”


他的眼睛像一片湛蓝的天空,落入生机勃勃的火种。





the end.

看到下面那个喜欢推荐和评论了吗,我想要聊OPB的同好呜呜呜,请各位动动手指,献出一点爱!

评论(45)
热度(64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