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25

*本章有周江

谁都无法阻止我停下搞事的脚步,不能。




正文.


哪怕裹了一张毯子也挡不住夜晚愈发强劲的风,从屋顶下来后不久,蓝河就有点感冒了。

叶修把折叠梯挪到一边,靠到墙上,转过头就看到蓝河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脸红红的,从口袋里抽出一包纸巾使劲儿擤鼻涕。

“感冒速度也太快了吧!”叶修乍舌道,“要不要给你买点药去?”

“不用了吧?也不是很严重。”蓝河含糊道,“都快十一点了,药店应该已经关门了。”

作为六区的重要旅游景点之一,水街的风格主要是古朴为主,现代化为辅,因此西药店全部设在水街外围区域,而街里的中医药店多半是年事已高的老医生开的,入夜后就早早就关门了。

倒是旅舍民宿一般都会为客人备一些未拆封的药,价格相对来说较高,考虑到来旅游的人基本都会自备一些紧急药物,储存量相对就比较少。

蓝河跟在叶修身后下了楼,叶修走到二楼停了下来,说:“你先回去,我到楼下买盒感冒药再上来。”

蓝河还想推脱,结果张口又是一个响亮的喷嚏,这下终于彻底堵住了他的嘴。

叶修下楼去了,蓝河一个人回了房间,开门时手竟有些抖。

蓝河抬起手臂,盯着掌心内侧半晌,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给叶修打电话要他再带一盒退烧药上来。

他很久没生过病了。头疼脑热倒是有过那么几次,但印象里比较严重的,只有头一次发情期让毫无经验的自己难受到不行,再就是那次任务失败后,躺床几个月的经历了。

蓝河捂住微微阵痛的额角,脱了衣服,拿起毛巾去了浴室。

楼下,叶修守着空无一人的前台左等右等,半天不见老板娘的身影,最后绕到后厨,才找到正和一个陌生男人聊天的老板娘。

“来还梯子吗?”老板娘笑着与他打了个招呼,“这是我丈夫,这里的主厨。”

“你好。”叶修点了点头,从烟盒里抖了根烟叼上。

“你们没在我们这儿吃过饭,所以没见过他。”老板娘笑道,“这么晚下来有事吗?”

“你们这儿有退烧药吗?”叶修问。

“有有有,阿司匹林可以吧?”老板娘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领叶修回到前台,翻箱倒柜,“男朋友病了?”

“是啊,吹了点儿风,下来的时候就不太舒服了。”叶修接过那盒从急救箱里拿出的阿司匹林,“您这儿还有抑制剂?”

“可不是,总会有算不准自己发情期的omega来六区度假,折腾起来可没完没了了,水街几乎家家都会放点儿抑制剂。”老板娘叹道,“有备无患。”

叶修摸了摸口袋,数了把零钞给老板娘。“没有整钱了,见谅一下。”他说,“谢谢啊。”

楼上,蓝河简单冲了个澡,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头发吹了没一会儿,他又开始打喷嚏,只好放下手中的吹风机去抽床头柜上的纸巾,折腾完了干脆连头发也不弄干了,向后一仰,躺在了床上。

他算是体会到什么叫病来如山倒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经历了人生第一场实名制的恋爱开端,结果又在开端口病得越来越严重。人生跌宕起伏,此时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自己更惨的爱情新手。

蓝河手脚发酸,使不上劲,浑身渐渐开始发冷,摸起来却又是滚烫的。

叶修还没回来,唯一的房卡在自己手中,得给叶修留门。蓝河趴在床上,半睁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空气很快变得黏灼起来,像是一块放在火苗上炙烤的乳胶,顺着气流散发出说不上来的味道。蓝河烦躁地扯了扯睡衣的领口,碰上了落了疤的腺体,浑身打了个寒颤,竟是隐隐约约嗅到了熟悉的香味。

知月……蓝河抬起沉重的眼皮,想把突发情况迅速告诉他的主治医生,请求她的协助。但此时,洗澡前放置在床头柜上的通讯器与他有一亿光年那么遥远,仅仅是伸手的距离都变得遥不可及。

叶修提前拿了备用房卡,回到房间时,蓝河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空气里弥散着水汽,叶修注意到浴室的门敞着,灯灭了,湿漉漉的水印从里间延伸至床边。

蓝河面朝下趴着,额头枕在双臂上,睡姿不怎么雅观。叶修过去拍了拍他的脸,说:“小蓝,起来吃了药再睡。”

蓝河晕晕乎乎的,但设防的本能仍在。他下意识一个手刀劈了过去,又因为发热而没力气,轻而易举被叶修拦了下来。

“端着水呢,先别动手,病好了再一决高下成吗?”叶修说,“快点儿把药吃了。”

蓝河哦了一声,盘腿坐在床上,眼皮有一下没一下地抬起放下,像只快要冬眠的松鼠。叶修哭笑不得,扶住他的肩膀,免得他摇摇晃晃地一头摔下床。

“叶修。”蓝河斜眼看那只搭在肩膀上的手,又抬起眼皮看他。

“怎么了?”叶修问。

蓝河眯起眼睛,又迅速闭上:“看看是不是你。”

“不知道的话我还以为你在耍酒疯。”叶修摸了摸他发热的额头,“明天我们自己开飞行器回去,今晚好好休息。”

蓝河咕嘟咕嘟喝光了水杯里的水,重新钻进被窝里。片刻后他探出脑袋,说:“你今天晚上不要和我睡。”

“什么,你这是刚告白完的态度吗?”叶修说。

“但是感冒会传染啊。”蓝河理直气壮地说。

“没事,我不介意。”叶修说,“怕你还做噩梦,半夜嗷嗷嗷的,一样睡不着。”

蓝河哦了一声,缩回被窝里,两手一拉被沿,盖住了脸。

“关灯。”他闷闷道。

叶修关了灯去洗澡,洗完了摸黑出来,还是和蓝河睡一张床。蓝河睡觉一向安稳,这次难得踢被子,腹部的睡衣卷到了胸口,露出白肚皮,像只沙滩上翻了车的红皮白底嫩螃蟹。

只能看不能吃的螃蟹,也太折磨人了。叶修一边给自己点蜡,一边认命地给蓝河把睡衣整理好,这才掀开被子一角,钻了进去。

感受到身边稍低的体温后,原本把自己窝在墙角的蓝河自动滚了过来,啪地撞在了叶修的手臂上。没一会儿他又觉得热了,还得寸进尺地整个人粘上来,树袋熊似的挂在叶修身上。

叶修拍了拍蓝河的后背,发现蓝河的体温的确高得超出他想象,却又不像发烧的病人该有的特征。

他的疑问在心中逐渐有了个不太明朗的答案的轮廓,迟疑了下,还是把蓝河往怀里抱了抱,小心翼翼地撩开他后颈的碎发。

此时,借着水街柔和而清亮的月光,这位alpha再次看到了那块承载可怕记忆的疤痕,而腺体下翻滚涌动的血液,又像是一潭死水忽然泛起了的涟漪,猛力搅动着,沸腾着,直直腾入他的心脏。

门外,蓝河早上出门前贴在墙上的监控器,依旧静静运行工作着,在昏暗的走廊里闪烁着隐蔽的绿光。

民宿地下室里,刚刚送来的崭新木箱被人接二连三拆开,露出各类武器弹药,满满铺开了小半个地面。

老板娘已经换下贴了两天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骇人的脸,从右眼眼角下方到下巴处,竟是缝了一道长长的补丁。她和人抱怨这东西的透气性未免太差,倘若那两人再晚走几天,脸上的线都要臭了。

“你们和那omega究竟什么仇什么怨?自己人陷害自己人,还愿意拱手将他送给我们研究会,以后传出去了,你们蓝雨都不要做人了。”

“和你无关。”男人生硬地回答道,“闭嘴做好你的事吧,到时候蓝桥春雪交给你带走,我们只要君莫笑的命。”

“行行行,不问了。”女人耸了耸肩,“聊聊天而已,你这人真无聊。”

他们的计划是在清晨开始突袭,现在时间尚早,她打开自己的通讯器,继续欣赏从十二区地下基地里抢救出的视频资料。

视频上,一排巨大的营养基舱里充满蓝色的液体,15个看不清面貌的男女蜷缩在舱内,偶尔能看到沾满水珠的睫毛稍稍动了动,和嘴角忽然冒出了的一连串细碎的气泡。

所有的试验品后颈都插上一根导管,链接至舱外,再往上便是基地里错综复杂的通道网,所有铁制导管密密麻麻排列组合,像是潜伏在黑暗上空的巨兽,伸出数只令人恐慌的触手。

第16个营养基舱是空着的,注满了蓝色液体,导管在里面上下飘动,却无人“居住”。

“基地被你的alpha毁了也没关系,蓝桥春雪,我们给你准备了新的房间。”女人缓缓抚摸过屏幕,电子波动在她的指尖泛起涟漪,照在她缝了线的脸上,“快点回家吧,我们的蓝河,你的父母一定等不及了。”

二楼的房间里,蓝河倏得睁开了眼。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你感觉到了?”

蓝河点了点头:“在对面那栋楼的天台上。”

“视线盲点。”叶修摸了摸下巴,“你说的没错,他们一开始给我们安排这里,就是想好了的。”

蓝河身上的温度退去不少,看起来像是好了。他爬下床,踢踏着拖鞋往浴室走去,毫不在意对面天台上整装待发的狙击手。

“你不刷牙不要亲我。”蓝河说,“快点过来!”

叶修哦了一声,被人看穿了自己的目的也不在意,大摇大摆进了浴室,站在盥洗台前,和蓝河并排刷牙洗脸。

“你困不困?”蓝河问,“你眼睛下面有黑眼圈了。”

“有点吧。”叶修打了个哈欠,“我平时都习惯了夜间活动的,这两天晚上睡觉白天玩儿,作息有点儿不太适应而已。”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奖励你一下吧。”蓝河笑道。他抬起脸,大大方方贴过去,主动亲了下叶修的嘴角。

两人交换了吻,同时也彼此嘴上的牙膏泡沫,看着对方下巴上沾着的牙膏,忍不住都笑了出来。

蓝河咂咂嘴:“要是现在能闻到你的信息素味道就好了,牙膏是薄荷的,亲一下会不会就变成薄荷绿茶味儿了?”

“闻不到也没关系。”叶修说,“你那种敌我不分的大规模杀伤性信息素……”

蓝河毫不留情给了他脑袋一巴掌。

“……还是只留给我就成。”叶修说。

蓝河快要笑死了,等叶修刷完牙,拿热毛巾敷在他的眼睛上。“肿得像个桃子。”他夸张道。

叶修也不反驳,微微弯腰,让蓝河抬手的姿势不用那么累。奇妙的是,两人静静站在狭小的浴室里,就算没有信息素的流动,也能感觉到丝丝甜味。

门外的钟表指针滴滴答答作响,蓝河看着手上的毛巾,小声问:“我们等下要怎么走,你考虑好了吗?”

“不知道啊。”叶修叹道,“第一天来的时候就觉得那老板娘有点问题,没想到是真的。”

“连个备选方案都没有,你还是兴欣老大呢。”蓝河忍不住吐槽,“一会儿听我的。”

“真正优秀有能力的老大,根本不需要备选方案。”叶修说,“一出手就能做到,这才是高手的水平……”

“嗯?”蓝河发出一个单音节。

“但是高手也是要听老婆的。”叶修说。

“得瑟。”蓝河说。

叶修拿下毛巾,随手丢在浴室的架子上,推着蓝河出去了。两人拉上窗帘,换好衣服,收拾完东西后,静静坐在床边。

“怎么这么慢!”蓝河手上玩着蓝瑟的保险栓,小声抱怨道,“半天不动手,我都要睡着了。”

“有可能这次我们要面对一支女子兵,比较谨慎,所以开火时间慢。”叶修说,“你见过女性alpha吗?”

“没见过,很厉害?”蓝河问。

“以前我去军部的时候,在小周那里见到过一个他手下的将军,是个女性alpha。”叶修用手在自己头上比划了一下,“大概比我高这么多。那会儿她正在教训自己的副官,对方刚回一句嘴,就被过肩摔扔到路那边去了。”

蓝河:“……”

“女性alpha数量不多,但是能力都很强,所以基本会在军部工作,也有少数会去做雇佣兵,在地下组织生活。”叶修说,“给你讲个秘密,那个女alpha暗恋周泽楷。”

“……你怎么什么八卦都知道?”蓝河无语,“那江先生知道吗?”

“知道啊,小江表面上笑咪咪的,听说alpha告白的第二天,小周身上全是小江的omega信息素味道,虐杀军部所有单身狗。”叶修说,“杀人于无形,医生都是这么恐怖。”

“omega也是有血性的。”蓝河说,“你们真当我们软柿子随便捏啊?”

“那倒没有,至少你就是个例外。”叶修笑道,“以后还搞刺杀君莫笑吗?”

“搞,这是我接下来的重点任务。”蓝河扭过头不看他,“我不会背叛蓝雨的。”

“这样啊。”叶修大大咧咧搭住蓝河的肩膀,“那你就做好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反正哥也不会背叛你就是了。”

话音刚落,蓝河的通讯器下方忽然开始闪烁红光,警报界面不断在屏幕上跳跃,很快自动投影出外面的情况。

前台聚集了三五个人,手上拿着长短不同的枪支,迅速站好自己的位置。

“你还在前台贴监控了?”叶修讶异道。

“第一天来就贴了。”蓝河得意道,“连你都没发现,他们当然不会注意到了。”

视频接着一转,门外走廊上跑过几个人,脚步声在厚厚的地毯上都消了音,但无一例外地全部被蓝河的监控器记录下来了。

蓝河倏得起身,最后一次检查身上为数不多的装备,把蓝瑟的弹药填装整齐。

“该走了。”蓝河说,“你打头我殿后,解决落下的人和对面的狙击手,出了大门后我们就直接去找飞行器。”

叶修点了点头,看着蓝河的眼睛。他忽然拖住蓝河的手臂,令对方不得不弯下腰,从善如流地与他接吻。

“下次再来六区玩儿的话,一定不会出这种扫兴的事了。”叶修说,“我和你保证。”

门外,消防栓被打破,刺耳的警铃声在民宿里兀地响起,撼动了整个上空。



tbc.

珍爱萧萧,请给热度较低的章节点点赞,指路tag,爱你们,肥肠感谢 🙏



评论(15)
热度(25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